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59章 小竹马25

私养美人小竹马 寒菽 3920 2024-03-04 11:16:23

夏芒把教练请进门。

一坐下来, 夏芒去拿茶杯:“我给您倒杯茶。”

卫峻风火速抢走茶杯:“开水多危险啊,我来倒茶!”

教练问:“夏先生,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夏芒刚开口:“我是……”

卫峻风还在倒茶就叭叭地抢话:“夏芒是X医大的研究生, 现在研二在读。”甚至还急吼吼地添上教练没有问的资料, “夏芒是本硕博连读考进去的, 他的老师很厉害,他也很厉害的。他高考市状元呢!”

夏芒:“……”

教练看夏芒的眼神更明亮了, 即使是他也不得不赞叹, 这个夏先生这么才貌双全,难怪把卫峻风迷得不要不要的。

教练呵呵笑说:“那得叫你夏医生。”

夏芒这次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来就被卫峻风接过去:“夏芒更喜欢别人叫他‘夏老师’。”

茶倒好了。

卫峻风端茶过去。

三个白瓷杯子, 两杯是清茶, 一杯是热牛奶,热牛奶被首先放到夏芒面前,还带解释的:“喝牛奶健康。”

教练看了这个二百五一眼,心想,平时觉得卫峻风也不是老板夹菜我转桌的人啊,怎么今天蠢兮兮的, 幸好他们熟, 不然待客还要加上这么一句什么意思,是指给他喝的茶不健康吗?

夏芒自己是意识到了,皱了皱眉, 没和卫峻风搭话, 跟没听见似的,转头跟教练说:“您尝尝这茶, 今年刚收的雨前龙井, 他父母送来的。平时都收着,有贵重客人才拿出来招待, 我跟卫峻风都不怎么喝茶,不是很懂这个,给我们喝茶就是对牛弹琴。”

教练拿起茶杯,呷了一口:“挺好的。”

其实现在根本没心思品茶。

教练索性进入主题,问:“夏先生啊,卫峻风跟你讲过他想要退役的事情吗?”

夏芒:“嗯,说过,我是不同意的。”

三人此时的座位是这样的。

夏芒一个人坐在单人沙发上,教练坐在长沙发离夏芒近的一边,卫峻风只能坐离得远的那里了。

夏芒这么一说,卫峻风马上用卖惨的目光看着夏芒。

夏芒继续当没看见。

教练说:“我也不同意啊。”

卫峻风反驳:“小芒,我现在申请也不是马上退役,前前后后也要折腾挺久的,等到折腾好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你的预产期了,到时候我就正好可以照顾你了。”

夏芒:“我不是说了没关系吗?我都不休学,你为什么要退役?”

卫峻风:“我担心他们照顾不好。”

关于这件事,卫峻风也有点自己的原因,在他小的时候,正是他爸在事业上筚路蓝缕的时期,非常忙,不怎么着家,一个月能回来两三次就不错了,还是匆匆睡一晚上第二天他没见到就走了,所以他小时候总觉得爸爸不怎么亲近,上小学以后相处的时间多了,他已经是个很不服爸爸管的逆子了。

他绝对不想变成这样不负责任的爸爸,他老早之前就胡乱设想过,要是他有了孩子,他一定要好好陪孩子的。

卫峻风又说:“而且,你怀孕也需要人照顾啊,别人照顾哪有我照顾得好。”

这段话里教练很难插上嘴,他也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对他来说,要接受一个男人怀孕这件事还是比较炸裂的,并不能像这两个人一样就当成生活常识一样地在随意地谈论。

教练勉强地说了一句:“那不一定啊,我觉得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士,正好我认识几个很专业的保姆,我给你介绍一下,人家照顾孕妇……夫,肯定比你好多了,你就不要瞎添乱了。”

夏芒跟教练站在一边:“是,你就专心准备比赛吧。就算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我也能照顾好我自己的,更何况阿姨他们也过来照顾我了,用不着那么多人手,你也别急吼吼地喊着退役。你不明不白突然退役,到时候外面猜什么都有,你兢兢业业那么多年,总不能在这两年晚节不保。”

教练深以为然:“你听听,夏先生都说你不应该退役了。”

卫峻风:“我不退役我们怎么结婚呢?”

夏芒:“你说的去国外结婚就更离谱了,突然退役,然后突然跑到其他国家的机构领结婚证,这要是被人知道了,你就完蛋了。”他说得比较委婉,要不是因为有外人在场,他就说得像之前他们吵架那样更难听了。

卫峻风看夏芒有点生气,也顾不上夏芒骂自己,连忙说:“你不要生气,别气坏了自己的身子,你说不行就不行嘛,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可这不是不结婚的话,孩子上户口都有问题吗?”

听到这里,教练突然明白了,哦,原来卫峻风想要退役的理由在这啊。

他马上说:“这个我能解决,我有认识的人,现在单身生育也是可以上户口的。那个,夏先生的身/份/证上的性别真的是男性?”

夏芒:“是的。”

夏芒:“准生证我可以自己解决,我会找我老师帮忙开医学证明,应该可以拿到准生证,就是麻烦一些。所以我觉得卫峻风不用退役。”

卫峻风:“那这样的话,孩子生下来是不是双亲栏只添夏芒一个人啊,就没我的份了。”

教练:“给你做个亲子鉴定书。”

卫峻风:“不用做也知道肯定是我亲生的啊。我只是想跟我的爱人结婚,让我们俩的小孩光明正大地可以叫我爸爸,我又没有违法犯罪,为什么连这样都不行呢?不行的话那我退役还不行吗?为什么你们就是不同意呢?我这些年工作一直很专注,我都二十五了,我想有我自己的生活不行吗?”

场面一时间陷入僵局。

教练回头来哄他:“你先别急,卫峻风,冷静一下,我不是强迫你的意思,肯定是要听取你个人的意愿。你平时就是队里最听话的,这么些年也没有惹出过任何麻烦,我都看在眼里,要是以后你想要退役了,或是受伤什么的,我肯定祝福你。但你现在还在当打之年,这么早就退役,你不会觉得可惜吗?”

还没说完,卫峻风已经气冲冲地回答:“不可惜。我就想全身全心照顾我爱人。”

妈的,真是个恋爱脑晚期。

教练在心底真恨不得掐住卫峻风的脖子疯狂摇一摇,要是能把他脑袋里的恋爱脑积液给摇出来就好了。

教练耐着性子,接着说:“你现在是能够这样大言不惭地说这样的话。等你老了以后呢?你看我,我就已经老了,每天早上我醒来之前就会觉得昨天我才二十岁,可是我张开眼睛,一看镜子,我已经满脸皱纹、身形走样,我老了,我会想起我年轻的时候没有拼尽全力,为此而后悔。”

去做了未必能够得到。但放弃了肯定得不到。

等到时候爱意耗尽,每次一看到自己的爱人,想起自己为他做了怎样的牺牲,究竟会不会心生怨怼,爱侣变怨侣?世上不乏这样的夫妻。

教练:“你想要退役,可以,但绝对不是现在。再游两年吧。”

教练:“我还没说完,你先听我说。就算——就算不看以后,你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一定不会后悔,但是就看现在,你真的确定你爱人一定要你陪在身边吗?人都是需要自己的生活空间的,一天到晚看着你,不会嫌烦啊?这样好吧,等到时候他孩子快生了,我给你放假回去陪产,提前十天半个月,很够了,那时候是确实非常需要你陪在身边了。”

夏芒跟教练一唱一和的:“我觉得教练说得很对,就这么办吧。”

卫峻风能说什么呢?

他又不能跟夏芒吵架。

教练没留下吃饭,谈完就走了。

临走前跟夏芒加了一下联系方式。

关上门,夏芒转头就跟卫峻风说:“你整天说不让我生气,结果上来就让我气得要死了,我都说了几次了,别冲动,别退役,你可以不后悔,可能你不会后悔,但我会很愧疚啊,我不想成为你事业路上的绊脚石啊。”

卫峻风:“我也是啊……”

他走过来抱住夏芒。

夏芒回抱住他。

也不知道拥抱了多久。

夏芒把脸贴在卫峻风的胸口,透过衣服,他能够听见卫峻风的心跳声,怦怦,怦怦,真诚而有力。

夏芒闷声说:“你要是敢退役,我就去退学。”

卫峻风肩膀一震:“啊?你辛辛苦苦才考上的,怎么能退学?”

夏芒却有点痛快。

先前卫峻风不就是用这招威胁他谈恋爱的吗,现在他算是师夷长技以制夷,果然奏效。

卫峻风看着他:“你不会的,你骗我。”

夏芒直视着他,什么也不怕地说:“那你试试看喽。”

卫峻风好像还要说什么,但是还没有张嘴就泄了气,可怜巴巴地问:“我训练那么紧张,你能忍,我很难忍啊,我想到你怀孕了,那么辛苦,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我太难受了。”

夏芒莫名觉得自己比卫峻风心理年龄要大了吧,他说:“我们现在都是成年人了,不要这么任性。你不是说你要当个好爸爸吗?你怎么还行为退化了?做个好榜样吧。”

-

第二天。

卫峻风怨气冲天但是准时去了游泳馆报道,任谁都能看出他的心情不好。

你说他没有好好练吧,他每天不迟到不早退,吭哧吭哧比谁卖力,一点也不带偷懒的;但你说他好好练吧,他臭着一张脸,也不大乐意跟教练说话,队友们跟他说话也不怎么。

为此,还不小心被记者拍到他黑着脸和徐成斌说话的画面,让外界又臆测了一波他们队内队员关系不合等等。

至于其他人邀请的饭局,他一概不去,什么广告、综艺就更别说了,全部推了,加钱?加钱也不去。

每天除了训练就消失,队里跟他关系比较好的也不知道他去干嘛。

这天,卫峻风训练结束后去买菜回家,路上堵车,接到杜文浪打来的电话。

杜文浪看热闹地问他:“你跟夏芒又怎么了?我问敏敏,她知道,但是她就是不肯告诉我,我只能来问你了。”

卫峻风:“什么怎么了?我跟夏芒挺好的啊。没怎么。你别上赶着来瞧乐子了。”

杜文浪:“嘿,我作为兄弟关心你,你怎么能说这么冷酷无情的话,我这不是看你好不容易守得云开见月明,担心你又错过……那个,夏芒没跟你说什么吧?我最近要去首都,到时候大家见一面,我请客吃饭,行了吧?”

卫峻风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不吃,夏芒没空跟你吃饭,我也没空,我要照顾夏芒。”

杜文浪:“夏芒那么大一个人,这么多年也没有出毛病,需要你照顾吗?”

卫峻风:“现在不一样。”

杜文浪:“怎么不一样?”

——因为夏芒怀孕了!

话赶话的,差点让卫峻风脱口而出,他好险没说出来,憋了回去。

妈妈说了,夏芒现在怀孕月份还浅,除了他们家里人以外最好不要说出去。连他们家最大嘴巴的妹妹都严守住秘密,他这个当事人怎么能自己说出去。

他是不信那些怪力乱神的,但是敬鬼神而远之,不信,也得尊敬,不说就不说。

卫峻风:“……不告诉你。”

杜文浪:“神神秘秘的,算了,等我去首都了再找你吧,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住哪。”

挂了电话。

卫峻风总担心被杜文浪这小子猜到。

隔天一早,夏芒比他起得还早,卫峻风问:“你不用多睡一会儿啊,多休息休息。”

夏芒:“又不是猪,我还有事,我先出门了。”

卫峻风爬了起来:“我开车送你去学校。”

他随便抹了把脸就出门了,临出门前被夏芒发现裤子穿反了,夏芒嘲笑他:“你看看你这么不细心,你还照顾我,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卫峻风脸上不太挂得住,说:“我很少犯这样的低级错误的……”

可他最近确实很不在状态,可能是因为心里惦记的事情太多了,所以转不过来了。

送夏芒到学校以后,他再去了训练中心,早饭也在食堂吃的定制餐,遇上了教练,吃得咬牙切齿的。

教练被他看了半天,实在是如坐针毡,淡定不了了,拿着吃了一半的餐盘过来找他,说:“卫峻风,其实有个事,我本来想过几天再告诉你的。”

卫峻风:“什么啊?”

教练轻咳两声,正要说话,手机震动,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又开始装神秘了:“咳咳,你先吃饭,等吃完饭了我再告诉你。”

卫峻风想不到能有什么事。

吃完饭去训练。

卫峻风一眼就看到了泳池边站着一个熟悉的背影,一个在西装外套白大褂的男人正拿着本子不知道在记录什么。

卫峻风揉了揉眼睛。

两个师妹从身边路过,指指点点地问:“哇,哪来的帅哥,那是谁?肌肉男看多了,突然看到这种斯文型的真不错啊。”

“像是平时天天喝冰可乐,刺激,但是不太健康,突然喝到一杯热茶,养生起来了呢。”

一个师弟接话:“谁是可乐啊!”

卫峻风拔腿就要过去,却被教练早就猜到地抓住了胳膊。

教练说:“你不是发愁不能见到你老婆吗?我去他学校跟他老师谈了一下,本来上面就在研究能不能把医学、科学结合到体育运动上,夏芒的老师也知道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觉得他做个轻松点的课题也好,就把他派过来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他的‘试验品’,你要听他的话。”

卫峻风想要说“哦”,但是太激动了,不小心破音,“嗷”出了声,教练一松手,就朝夏芒飞奔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