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44章 小竹马10

私养美人小竹马 寒菽 2712 2024-03-04 11:16:23

卫峻风还记得他认识夏芒的第一个暑假, 那时还很小,早上在地里干完农活,吃过午饭以后, 他留夏芒在他家睡半小时的午觉。

夏芒在两米二的大床上只敢躺在边上, 蜷缩着躺, 稍一翻身就可能摔下床去。那时夏芒还又瘦又小,像是一只连睡觉时候都要保持警惕的野生小动物, 看上去睡得很香, 其实注意着外界的动静,随时准备跳起来逃生。

他当然觉得这个小朋友好可怜。

于是会要求夏芒睡在床靠墙的内侧, 到这个位置, 夏芒又会换个方向,面朝墙壁地侧睡,好像想要把自己藏起来似的。

和夏芒重逢才三天,还没深入了解,卫峻风已经能够感觉到夏芒变得大不一样。

但是此时此刻,他又觉得躺在沙发上的人依然是他最心爱的那个小孩, 一边也没有变。

是的, 他是知道夏芒变得很厉害很坚强,这样很好,没有错, 然而他还是会自作多情地想, 那这段时间来夏芒一个人得吃了多少苦呢?就他间接知道了就有好几件,有好几回他都忍不住要插手了, 还没来得及夏芒就自己解决了。

在向他转述的时候, 外公感慨说:“夏芒那孩子其实倔的很啊。”

他听了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这么倔强的夏芒不肯来见他, 他要是强行去见夏芒的话,他觉得,夏芒很可能会讨厌他的。

说不上为什么,就是那样觉得。

结果命运还是阴差阳错地让他们重逢了。

大夏天的,没开空调,热得像蒸炉。

他有些纳闷夏芒这怎么也能睡着。太累了。

卫峻风看见夏芒的脸颊脖子上有细细的汗水渗出,不禁嘟囔起来:“这么热的天还穿这么多衣服,难怪要出汗,怎么每天都穿西装?”

卫峻风先把空调打开,但不敢一下子调太低,怕又把夏芒给冻感冒了。

他去拿了拧干的湿毛巾过来,坐在沙发边上给夏芒细心地擦汗,夏芒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睡懵了,看他一眼,说:“你回来了?”

卫峻风:“怎么不自己开空调?你看你热得全是汗。”

夏芒困得大脑宕机,有点转不过来,只觉得好像不太妙,说:“我没找到遥控器在哪。”

卫峻风:“喏。就放在茶几下面的抽屉里。以后都放在这里。一身汗难受不难受啊?”

夏芒迷茫地迟钝地点下头。

他软绵绵地把脸贴着微凉的湿毛巾卧下,阖着眼睛说:“难受的。”又说,“我自己擦汗。”

卫峻风:“干嘛?还不好意思起来了?那你自己擦。”说着把毛巾塞到夏芒手里,“我去给你拿件干净的T恤当睡衣。好不好?”

夏芒又点点头。

等卫峻风拿着白T出来的时候,发现夏芒又睡着了,他忍俊不禁。

卫峻风走到沙发一端坐下,把人半抱在怀中,哄小孩似的:“这么困的啊?”

夏芒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地嚅嗫:“这两天事情很多,就睡了三四个小时。”他跟困意挣扎着说,“我喝杯茶就好,有茶喝吗?我醒醒神。”

卫峻风:“你想睡就睡吧。”

夏芒:“我在学校的时候不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在你这里就特别困。”

夏芒枕在卫峻风的大腿上,睡意又涌了上来,覆盖住他的神智,他好像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过这么困了,像是一口气要把这五六年里缺的觉都补回来一样,尤其是这种时候,他下意识地觉得卫峻风身上的味道很好闻,还是他从小到大记忆里等同于安全幸福的气味,让他不自觉地再向卫峻风方向挪动身体。

卫峻风把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感觉有点糟糕地说:“行了,小芒,不要乱动了,我抱你去床上睡觉。”

夏芒:“不用你抱。”

他支起手臂要自己坐起来,却一下子提不上力气,被卫峻风一把捞住,抱起来,抱到卧室去。

夏芒后知后觉地说:“你不是不叫我小芒了吗?你说你以后都要叫我夏老师。”

卫峻风:“这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在吗?”

夏芒:“那也不行。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是不是小看我?”

卫峻风连忙喊冤:“我怎么可能小看你?你看你,把我玩得团团转,我哪能小看你。”

夏芒:“我哪有玩你?明明是你第一次重新见我,就用退役威胁我跟你谈恋爱。说了公开场合不能被人知道,你还在教室里亲我,有摄像头的,万一被拍到了怎么办?你不要名誉啦。”

卫峻风:“可我觉得我喜欢你是一件很好很好的事。”

夏芒沉默了一会儿:“别人不会觉得好的。”

卫峻风摸了摸他的脸颊:“全是汗,还是先换衣服吧?你没力气的话,我给你换。”

夏芒不信任他:“不要,我自己换。你会乱摸我的。”

卫峻风睁眼说瞎话:“怎么会呢?”

夏芒用空调被把自己裹住,只露出一个脑袋,蛄蛹蛄蛹地在里面换衣服,脱一件拿一件出来,卫峻风立马伸手去接,说:“我给你拿洗衣机里去洗烘,到时候你走的时候直接可以穿洗好干净的。”

当夏芒把背心内衣也脱下来给他,他看着夏芒稍微露了点出来的肩膀,心想,现在被子下面什么都没有穿呢。

那天太晚了,他都没有仔细看清楚。真想把被子掀开看一看。那样的话,夏芒要气死的。

夏芒没好气地说:“你别看着我,又没什么好看的。”

卫峻风意有所指:“我觉得可好看了。”

夏芒:“不好看。”

卫峻风:“好看。”

夏芒:“不好看。”

卫峻风:“那你再让我看看好不好看。”

夏芒:“不好看,你不要看了。”

卫峻风:“你都不给我看,我怎么知道好不好看?”

夏芒把T恤当成睡衣穿上了,躺下:“我要睡觉了。”

卫峻风拿着他换下来的衣服:“你这个背心可像那种初中女生穿的款式,还是纯白棉质的。”

夏芒:“我也只有那么一点点,这么穿不是很正常吗?”

卫峻风:“冬天穿得厚了,是不是就不用穿内衣了。”

夏芒不说话了。

卫峻风也不知道是还是不是。

一通聊天下来,夏芒闭上眼睛,却觉得睡不着了。

他安安静静地躺着,直到卫峻风从卫生间回来,洗衣机已经启动,轰轰作响,隔着一道门都能够清晰地听见。

卫峻风一回到床边坐下,就看到夏芒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当他的脸颊依偎在柔软的枕头上时,看上去稚嫩了几分,轻声地问:“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不打一声招呼就跑来你家找你啊?”

卫峻风:“我开心还来不及呢,我干嘛要多嘴,万一问了你恼羞成怒了,以后不肯来了怎么办?还睡不睡觉了?肚子饿不饿?我给你下点饺子吃。”

夏芒摇摇头,卫峻风一时间并不能判断他的意思是还没吃,还是不饿。

夏芒望着他,气势柔软下来,忽地说:“对不起。”

卫峻风不懂:“什么?”

夏芒:“对不起。”

卫峻风想了一想,问:“因为这些年你都不肯来见我?”

夏芒皱眉:“因为下午我扇了你一巴掌啊!”

卫峻风:“哦,因为这个啊,我都忘了,这个没事的,一巴掌而已,你打得也不怎么疼。没有你当初说让我不要去找你让我难受。”

夏芒又闭嘴不说话了,只是看着他。

卫峻风看到一句话,说对视是一种精神接吻。

他有时候会看夏芒看得入神,要是真的能够亲吻夏芒的灵魂就好了,抚平那些伤口,或许夏芒就不会总是那么惊惶无依。

卫峻风再去拿了一床被子过来,在夏芒旁边躺下,他也蛮累的。

卫峻风:“先睡觉了。”

结果灯一关,夏芒像个夜猫子似的,又变得清醒了,看了他一会儿,还偷偷往他的被子里钻。

卫峻风把人按住:“你干什么?”

夏芒:“我就不能见到你,我一见到你,我就想要靠近你,我要闻着你身上的味道才觉得安心。”

卫峻风:“我身上有什么味道?我又不好闻。”

夏芒:“大部分时候是膏药味的。”

卫峻风笑了,赶他出去:“夏老师,你不是很高冷吗?怎么回事,又贴过来了?我都忍住了不舔你,你不要这样子对我动手动脚。”

夏芒问他:“国庆你有什么计划吗?”

卫峻风心尖一跳,强忍着惊喜问:“怎么?我没什么安排啊。”

夏芒:“不回家吗?”

卫峻风:“我爸妈自己要去旅游。”

夏芒:“那那几天我可以不可以住在你这里。”

卫峻风慢慢地倒吸一口凉气:“……夏老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夏芒无所谓地说:“我知道。”

卫峻风:“你不怕我对你做坏事啊?”

夏芒有点烦他:“卫峻风,你非要我说得那么明白吗?”

卫峻风觉得自己被天上砸下的馅饼给砸晕了。

趁他愣神的时候,夏芒像小蛇一样钻到他的薄被里,热烘烘地贴上去,卫峻风觉得自己几乎是瞬间就被点燃了。

卫峻风想到自己那丑陋的小兄弟,这丑东西还不能用啊,心生犹豫,克制地说:“夏老师,别这样。”

夏芒一句话捏住他的软肋:“你为什么又不敢碰我了?其实你还是嫌弃我这个不男不女的身体吗?”

夏芒有种在燃烧自身的错觉。

他觉得跟卫峻风长久不了。

那么,只是能得到短暂的温存也好,他想多留下一些回忆,供他在之后孤独漫长的余生聊以回味。

所以,没什么好拖沓的,不如快点进入主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