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55章 小竹马21

私养美人小竹马 寒菽 3464 2024-03-04 11:16:23

卫峻风一进浴室就看到夏芒在低头捏肚皮, 他乐了,凑上去飞快地吃一把豆腐,说:“胖了, 可算是被我养胖了。”

夏芒怪不好意思的:“等天再热一点我就去多做运动, 减减肥, 最近大概缺乏运动了。”

卫峻风是个没正经的,马上接茬说:“我也这么觉得, 我们多做点床/上运动。”

夏芒难得烦他了一下:“我不是在跟你开黄/腔, 你好无聊。最近快期末了,事情很多, 你干你的事, 我干我的事。”

卫峻风挠挠头,看着夏芒气呼呼地走了,心想,最近夏芒是不是脾气有点不稳定,时不时要莫名其妙地生气一下。

不过他很快就把自己给调理好了。

诶,无所谓, 夏芒骂他说明夏芒心里有他, 不然怎么不见夏芒去骂别人呢?是吧嘿嘿。

不知道为什么,夏芒这几天觉得没什么食欲,这是个很难得一见的问题, 因为他几乎不会出现没有胃口的情况, 他小时候一日三餐吃土豆都不会腻,食物对他来说就是人体体征维持需要品, 味道什么的没关系。

为此, 卫峻风还嘲笑过他好几次,问他是不是没有味蕾。

以前食堂的饭菜他吃得好好的, 这几天突然吃两口就觉得吃不下去了。

晚上回了家,卫峻风听见他肚子咕噜咕噜,说:“你就算要减肥也不能饿着自己啊,该吃饭还是要吃的。”

夏芒:“没有减肥,就是忙起来给忙忘了。没胃口。”

卫峻风郑重其事地说:“是不是生病了?得去看医生!”

夏芒嫌麻烦地说:“多大点事还看医生,我自己不就是医生,没太大毛病,我不是一向不怎么爱吃东西吗?可能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吧,等忙过这一阵子就好了。”

卫峻风听他的,说:“那你要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于是给他做了一碗鸡汤面,用昨天吃剩的鸡汤做的,下了点青菜蘑菇做配菜,夏芒其实还是觉得不很想吃,但是看在这是卫峻风亲手做的份上,他还是给吃得差不多了。

先前觉得不想吃东西。

结果到了半夜,他又饿醒了,一碗面好像全都被消化完了,他半夜醒了,不想吵醒卫峻风,自己爬起来去冰箱找东西吃,才打开冰箱门就被卫峻风给发现了。

卫峻风揉着眼睛问:“怎么了?口渴啊?”

夏芒:“有点饿。我记得前天不是买了一块草莓蛋糕,我突然好想吃,怎么找不到啊。”

卫峻风:“都前天了,不能吃了啊,我收拾冰箱的时候给扔了。”

夏芒无趣地说:“哦,那算了。”

卫峻风慢慢醒过来了:“你想吃啊?”

夏芒往回走,把卫峻风翻过来往卧室里推:“也没有特别想吃,晚上吃过面了,不饿,就是有点嘴馋,算了算了,回去睡觉吧,都凌晨两点了。”

卫峻风转头看向他说:“你要是真想吃我给你买呗,这里可是首都,只要愿意花钱没有你买不到的服务。”

夏芒总觉得不应当给别人添麻烦:“大半夜的,可不要折腾别人了。”

卫峻风却有理有据地说:“那不是的,人家都说新婚燕尔期是最甜蜜的,我觉得我也就现在年轻,经得起你使唤,等到我老胳膊老腿了,你想使唤我怕是都使唤不动了,你就应该抓紧现在有机会多多使唤我啊!”

夏芒纳闷地说:“我第一次见有人这么给自己没事找事的。”

卫峻风:“我想到了,家里材料是有的,我给你现做一个,很快的。”

冰箱里还有一盒新鲜草莓。

卫峻风留一半做草莓蛋糕,另一半洗干净了装在果盘里给夏芒吃,让夏芒看一会儿电视剧等自己做蛋糕。

夏芒吃了两颗草莓,等着等着,突然觉得很困,困意大多了饿意,一不小心睡着了,就算是香甜的烤蛋糕香气都没有能唤醒他。

倒是让他做了个梦。

梦里是他12岁生日时的回忆,那年卫峻风给他做的也是草莓蛋糕,亲手做的,他第一次吃到,直夸好吃。

一觉睡醒,又是早上了,他也从沙发回到了床上,要不是起床看到餐桌上的纱罩边上压着一张纸条,写着蛋糕给他放冰箱里,因为用的是动物奶油,要是不放在冰箱里储藏的话过一会儿就会塌了,他都要以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是他做梦了。

夏芒打开冰箱看到完整的一个草莓蛋糕,心想,还是得到卫峻风回来再一起吃吧。

结果晚上回来,卫瑜敏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这里来玩,看到冰箱里有个蛋糕,美滋滋地全给炫了。

卫峻风发现以后被气得跳脚:“这是我做给夏芒的!夏芒还一口没吃上,说要一起吃呢,全被你给吃了!你怎么那么能吃?飞行员不用身材管理的吗?八寸的蛋糕,八寸!你一个人全给吃了!你也不觉得腻味!”他比划着八的手势直往卫瑜敏的脸上怼。

卫瑜敏本来是有点心虚的,支支吾吾地说:“那、那、那不能吃你跟我说一声啊,或者写个纸条啊,不然我怎么知道这个是不给我吃的。”

夏芒则在打圆场:“行了,行了,别吵了,敏敏还小,还在长身体,她想吃就吃吧,都怪我昨晚上睡着了,没有吃到你第一时间做好的蛋糕。”

卫瑜敏用“长嫂如母”的感激眼神望向他。

被夏芒一哄,卫峻风就不那么气了:“你真是的,你怎么那么善良呢?你这也太溺爱孩子了。你这样子做医生了我都怕你被人欺负。”

卫峻风突然偏题地想道,得亏他跟夏芒不会生小孩,这要是有个小孩,还不得被夏芒给惯坏了。

卫瑜敏被酸到了:“啊,哥,我还在呢,不要当着我的面就开始说这么肉麻的话。”

卫峻风丝毫没有自觉,比划着掏心窝的动作说:“什么叫肉麻的话,我这是心疼你嫂子,我这是,我这是真心流露,又不是假的,怎么就肉麻了?”

卫瑜敏逃了。

卫峻风挺委屈的,那么大个子一人耷拉地坐在沙发一角,无精打采地说:“你说等晚上回来一起吃,我还买了其他甜点来着,现在主角没有了。我做了两个小时,很努力的,你就看了一眼。”

夏芒也觉得心疼,但是事已至此,还能变回来不成,只能去哄卫峻风了:“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就好了嘛,要么,今天晚上我陪陪你?”

卫峻风不到一秒就被哄好了,兴致勃勃地问:“怎么陪?”

夏芒:“……”

他是不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又自己往下跳了啊。

夏芒后悔了,犹犹豫豫地说:“那、那明天早上还有事的,稍微陪你一下还好,不要太累人了,一……不,半个小时。”

卫峻风像是被扔了一块肉骨头在碗里但是嫌弃不够的大狗子,磨磨唧唧地说:“半个小时哪够啊?”

夏芒:“那、那……”

卫峻风看他很为难,还是顺从了他:“好吧,半个小时就半个小时,那我想要吃点不一样的。”

夏芒当然没明白:“什么叫‘吃点不一样的’?”这么问了,卫峻风没怎么样,他自己先红了脸,他全身上下有哪里没有被卫峻风舔过的吗?

卫峻风:“昨天晚上做完蛋糕还剩了一些奶油,不吃就浪费了,我给都吃了吧。”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夏芒还是没懂:“那你吃啊。”

卫峻风趁他没反应过来,马上说:“这是你亲口答应的,等下不准反悔啊。半个小时。”

卫峻风把打发好的半杯奶油拿过来,让夏芒面对面地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开始解开他衬衫上的纽扣。

解到第三颗的时候,夏芒迟钝地反应过来卫峻风是要做什么,霎时间满脸通红,抓住卫峻风的手:“你要干什么?”

卫峻风一脸无辜地说:“吃奶油啊。你不是答应了我的吗?”

夏芒红着脸跟他对视了一会儿,他的脸越来越红,卫峻风反而越发得感兴趣起来,最后还是夏芒别过脸,看向紧闭着的窗帘,放下手,任由卫峻风的指尖擦过。

夏芒知道自己现在脸有多烫。

他羞得想要弓起背把自己藏起来,但是卫峻风搂着他的背,不允许,他就只能忍耐了,颤巍巍地说:“就半小时啊。”

卫峻风已经吃上了,没办法说话,唔唔地发出像是吃饭时太狼吞虎咽顾不上说话的喉音。

夏芒也不是曾经那个一无所知的夏芒了,他享受过足够多的乐趣,所以只是给了一丁点甜头,他就觉得自己的腰和腿像是不受理智控制了似的发软了起来。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只会更加清晰地听见卫峻风吃得啧啧有味的声响。想要并上腿,却因为是跨坐而无法做到。

夏芒抱着埋在怀里的卫峻风的头,难耐地问:“好了吗?半个小时是不是快到了?”

卫峻风这才稍微抽空看了一眼计时:“才三分多钟!”

夏芒震惊:“怎么可能?你什么时候开始记得?我感觉起码十五分钟了!”

卫峻风:“你怎么还耍赖的啊?夏老师你为人师表的,要说到做到,不可以言而无信啊。”

夏芒进退维谷,卫峻风又低下头去,还用膝盖碰他,蛊惑地说:“夏老师,你看看你,流了好多汗,可真甜,你扭什么啊?你是不是觉得有哪里痒,要我给你挠挠啊。”

夏芒直发抖:“卫峻风,你别折磨我了……”

卫峻风:“哎呀,我怎么折磨你了?我多喜欢你啊,我爱你还来不及呢。等等,夏老师,你在我口袋里找什么呢?这可不能乱找啊。”

夏芒已经顾不上许多,反正轻车熟路的。

卫峻风还拉拉扯扯:“干嘛?干什么?我有老婆的,我很听我老婆的话的,我老婆说了今天晚上不可以的。”

夏芒用一个眼神让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了,问:“你想干嘛?”

卫峻风慢悠悠地说:“你想要什么你得跟我说啊。夏老师,你要什么啊?”

夏芒不得不靠向他,在他耳边轻声地说:“我要你用这个c我一下。”

-

翌日一早。

夏芒还觉得胸口有点涨,他去卫生间照镜子检查,回头就骂卫峻风:“都怪你,你舔那么久干嘛,好像都肿起来了。”

卫峻风一瞬间涩心又起,但看真的害夏芒难受了,又在心底抽自己耳刮子:卫峻风,你真是个畜生啊!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

卫峻风马上说:“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对不起,老婆。”

夏芒自顾自地穿衣服,依然是要把衬衫扣上最上一颗,仔细检查一下脖子上有没有草莓印,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回头再想:不对啊,卫峻风什么时候开始私底下叫他老婆叫得这么顺口的,能这么叫吗?别哪天在外面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夏芒穿戴整齐,因为早上小吵一架,心情不太好,臭着脸去的学校,看着很是高冷。

下午时,碰见了他中医系的同学,被拉去做学习诊脉的小白鼠。

同学信誓旦旦地说:“我可是师承大家,你放心好了,我师父说我在这方面可有天分了,我一准被你有什么病全给把出来!”

夏芒嫌弃地说:“你晦气不晦气?最好什么病都没有。”

话是这么说,但还是乖乖伸出手,搭在手枕上。

然后,夏芒眼睁睁地看着同学的表情变得愈发凝重。

他自己就是医生,当然再明白不过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心里顿时咯噔起来:“怎么了?我还真生什么要紧的病了吗?”

同学欲言又止,看看旁边的人,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吓你的啦,没毛病。”

等到其他人都走了,同学才拉住他,单独严肃地问:“夏芒,你这个脉我摸着像……像……”

夏芒屏住呼吸,他想,其实他也有做过这样的心理准备,他觉得老天爷就是不想让他过好日子,所以现在他才得到幸福不久,又安排他失去了吗?他是生什么病了?

夏芒冷静问:“说吧,什么病?”

同学挠挠头说:“也不是病,唉,我摸着像喜脉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