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37章 小竹马03

私养美人小竹马 寒菽 3550 2024-03-04 11:16:23

夏芒曾经设想过无数次哪天跟卫峻风再相遇的场景。

想过很多很多。

他想, 他应该在卫峻风娶妻生子,过上世俗社会中人人称羡的生活以后再出现,但不会是在卫峻风的婚礼上, 那段时间他会断网。他是很想体面地去祝福卫峻风, 可是他光是想象一下就开始觉得心痛了。

又或者, 哪天走在路上,正好在人群中跟卫峻风相逢, 那他也会礼貌地说一声“好久不见”。

明明这也没到公寓下啊, 卫瑜敏也没空联系卫峻风,怎么还是被卫峻风遇上了呢?

是墨菲定律吗?你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总是会发生。

真可怕。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拥有理智了。

但是在见到卫峻风的第一刻, 他的心跳和呼吸都不受他自己控制地变得混乱。

到底不再是青涩稚嫩的少年人, 夏芒早已不是那个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腼腆乡下小孩,所以他只是在心底叹了口气,随即抬起头来,看向错愕、惊讶、尴尬、羞愧、后悔等等诸多情绪糅杂凝固在脸上的卫峻风,打算大大方方地打个招呼。

夏芒:“好……”

——久不见。

原来应该是这么说,但是他才刚开口, 发现车窗又升了回去, 他刚说完一个字,车窗已经升到了一半,愣神的功夫, 车窗完全关上了。

夏芒看着车窗玻璃上自己的倒影, 有点迷茫:“?”

然后车窗又降了下来,打开一条缝。

一双好像有点发红的眼睛出现在车窗缝里, 盯着夏芒。

夏芒被吓到了:“……”

车窗降下一半, 露出卫峻风近到几乎贴在玻璃上的脸,他跟丢了魂儿似的迷茫问:“这是夏芒吗?”

卫峻风眼含热泪:“我这不是在做梦吧?……你抽我一巴掌试试。”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要求?卫瑜敏无语了一下, 撩起莫须有的袖子,抬起手就要抽她哥的巴掌。

卫峻风却躲开了:“我是让夏芒打,不是让你打,你干嘛?!”

卫瑜敏:“……”

“夏芒怎么可能打你啦?”

卫瑜敏趾高气昂起来:“你刚才踢车门就在夏芒的旁边,你把夏芒给吓到了呢。”

卫峻风的脸从黑变青,从青变红,连瞪妹妹都不敢了,老老实实地道歉:“对不起。”

看着夏芒说的。

夏芒扭过脸,无法直视他那双泪汪汪的狗狗眼。

“你还骂我,你当着夏芒的面说脏话,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我说我把你的车怎么了?”

“我说,这车以后你想开就开!随便开!”

“只是借我开吗?”

“……你不要得寸进尺。”

卫瑜敏往夏芒身后躲:“啊,夏老师,我哥要家庭暴力我,你快点保护我一下。”

夏芒莫名有种时光错乱的感觉,在他16岁的夏天时,他们几个小孩之间也总是这样打打闹闹的。

他无可奈何地看向卫峻风,卫峻风就马上听话了,像一只训练有素的大型狗听到主人的指令立即乖乖坐好。

卫峻风看得他也心浮气躁起来。

哪怕是责骂他也好,或者是也像他这样冷酷地视而不见也行,起码算公平,而不是毫不介意,一点也不生他的气,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一样地紧盯着他不放。

使得夏芒如坐针毡,他想了想,打开车门,下了车。

与卫峻风面对面站在路边。

卫峻风的眼眶越来越红,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夏芒整理情绪,重新正式向他问好:“好久不见。”

卫峻风微微哽咽:“好久不见。”

夏芒闻到他身上火锅的味道,说:“你刚吃完火锅?”

卫峻风:“没怎么吃呢,就吃了两口,我挺饿的,我们一起去吃吧。”他火速掏出钱包,生怕有谁会不准他花钱似的。

这是家羊肉火锅店,老式加炭的铜锅,离宿舍近,又适合聚餐,所以住这附近的运动员都挺爱来的,基本都是老板的熟客。

老板见卫峻风回来了,上前问:“您怎么又回来了?有东西落下了?正在收拾,我让人赶紧去给您看看。”

卫峻风:“我带我朋友来再吃一场。”

老板:“您还吃得下呢?”

卫峻风硬着头皮,撒谎:“当然吃得下。”他背对着夏芒,拼命给老板使了几个眼色,“我刚才压根没吃多少啊。”

老板不明所以:“哦,是,是,您没吃多少。继续吃,继续吃。”

卫峻风太后悔了。

他今天出门前没有洗头,没有刮胡子,穿得也没有型,是从衣柜里随便拿的两件运动服上衣和裤子,不同套,还穿的拖鞋。

怎么会这样?!!!

要是知道今天会遇见夏芒,他一定会精心打扮的。

他想说的话其实有很多,他想说你长高了,想说你变成熟了,想说我听说你自己用法律从父母手里争取到了奶奶留下的遗产,我真为你骄傲,我真乐意看到曾经那个被欺负了也只敢蜷缩起来蹲在地上哭的小孩变得独立、坚强又勇敢。

他想对夏芒说,这些年来,你真的很努力,你说要变得不再依靠别人,恭喜你,夏芒,你真的做到了,你很厉害。

但他们分开这么多年,现在也称不上是朋友,忽然这么说未免显得太过突兀。

于是只是不痛不痒地问了问近况。

“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

“我听说你考进了医学院,是要做医生吗?”

“我想到时候找个学校做老师。”

“做老师好啊,很好很好,很适合你。”

“谢谢。你也是,听说你这两年比赛拿了不少奖,同事讨论的时候我听到过,但想着我们都不联系了,所以也不好意思上门恭喜你,在这里给你补一句了,恭喜你了。”

“你、你有看我的采访吗?”

“没有,什么采访?我不怎么上网,你说的是哪一个,我回去查一查。”

“你要是没看过就不用去查了。来,来吃饭,我给你调一个蘸酱,我特别会调这个。”

夏芒几乎全程没怎么抬头,可也没吃多少,他本来胃口就小,而且在茶馆已经吃过一些了。

当卫瑜敏站起身来的时候,夏芒神经过敏地看过去:“你去哪?”

有个卫瑜敏在这里还好些,要是只留他跟卫峻风两个人,他会更不自在的。

卫瑜敏:“我上个厕所。”

夏芒:“还回来吗?”

卫瑜敏:“……回来的。”

卫峻风看夏芒这样紧张,妹妹一走,他也不吭声了。

包厢里只能听见火锅沸腾时气泡翻涌出水面的咕噜咕噜声。

不知道是不是太安静了,从刚见到夏芒时心底就爆发出来的复杂情绪此时渐渐能够分捋清晰,他难耐酸涩地问:“一直是我在没话找话,你就真的,一句话也不想跟我说了吗?小芒,你就不问问我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吗?”

他心尖上,陈年旧痂像是被硬生生地剥开,又流出新鲜的、滚烫的血。

夏芒想,我不用问。

怎么会需要问呢?他一直知道卫峻风过得怎么样,卫峻风哪天有哪场比赛,成绩和名次是什么,卫峻风住在哪里,买了车,喜欢穿什么,每一个采访,娱乐绯闻,他全都知道。不能说他每天都在看。其实他也想过几次要不要彻底放下卫峻风,尤其是在学业特别繁重的时候,学的头昏眼花时,尤其清心寡欲,最长的一次他憋了两个月,还是破了功去了解卫峻风在做什么。

他知道卫峻风过得很好。

和他想的一样,他离开了卫峻风以后,卫峻风的事业一帆风顺。

这样就很好。

他可以忍耐,可以站在卫峻风看不见的地方,远远地看着卫峻风站在聚光灯下,接受万众欢呼。

卫峻风看见夏芒的眸光冷了一冷,好像是觉得有点烦,答非所问:“包厢里可以抽烟吗?”

卫峻风:“可以吧。”

夏芒拿出一包烟,抖出一根,低下头,自顾自地说:“那我抽一根。”

卫峻风傻眼了,他是不抽烟、不喝酒的,在他心里的夏芒还是那个纯洁无瑕、胆小爱哭的小芒,而眼前的夏芒虽然轻描淡写,但是气场却强势多了。

那朵在黑暗泥泞中挣扎活着的幼苗长大了,他没有长成柔弱的菟丝草,反而有了一身让人难以靠近的荆棘厉刺。谁接近就扎谁。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卫峻风还是好怜惜夏芒。

夏芒一个人成长,又不要别人帮助,不变成这样哪能活得像现在这样好。

不管夏芒变成了怎样他都喜欢。

卫峻风看见夏芒低下头,贝齿轻启,薄唇轻轻叼住细长的香烟,点火,燃烧,熟练地抽烟,染着薄荷清香的苍白烟雾像是面纱覆上他如冰雪雕刻般的脸庞。

夏芒抽了一口烟,稍稍侧过脸,瞥了卫峻风一眼,冷淡且礼貌地说:“‘小芒’这个称呼我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了,我很不习惯,能别这么叫吗?我们都这个年纪了,别小什么了吧。”

夏芒故意轻蔑地笑了一声:“你不会还记挂着当年的事吧?”

当他带着点凉薄的笑意轻扫一眼卫峻风时,几乎是一瞬间,卫峻风面红耳赤了,连话都不用说,用自己的表现做出一个最直接的确认。

夏芒心上一阵一阵地起涟漪,还得装作多镇定,他只抽了两口就皱着眉把烟给灭了,干脆实话实说:“今天是你妹骗我来的,没有想要见你。但是见都见到了,觉得也得有个礼貌,我要是知道会这么尴尬,我就不过来了。不早了,我回学校了。”

夏芒才起身,卫峻风马上跟在他身后。

夏芒像是要甩开他快步走路,卫峻风都来不及在经过前台的时候好好结个账,随便摸了几张百元大钞往柜台上一扔说不用找了就连忙跟在夏芒的屁股后面。

卫峻风说:“你学校那么远,你怎么回去啊?”

夏芒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我打车啊。”

夏芒叫住一辆路过的出租车,刚上车,门还没关好,卫峻风愣要挤上来。

夏芒:“你跟过来干什么?你没训练啊?”

卫峻风:“明天没训练。这两天休息。”

夏芒:“……”

卫峻风:“现在有很多坏人的,我送你回去。”

夏芒:“不用你送,我也不会出什么事的。”

司机:“你们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啊?”

卫峻风:“开吧,开吧,师傅,我们两个人。”

过一会儿,司机认出卫峻风了:“呀,你是不是那个游泳的,叫卫……卫什么风。”

卫峻风自己回答:“卫峻风。”

司机:“世界冠军啊!”

卫峻风:“怎么?可以免车费吗?”

司机笑起来:“哈哈哈,不行,你给我签个名吧,我回去给我儿子看。”

卫峻风:“哦?你儿子是我的粉丝。”

司机:“不是。我就跟他显摆一下遇见个世界冠军了。”

卫峻风:“哈哈哈哈哈!好,那你再拍个合照吧,省得孩子不信。”

夏芒:“……”

车开到半路。

卫峻风接到妹妹打开的电话,卫瑜敏慌慌张张地问:“你们让我一定要回去,结果我上个厕所回来你们俩都不见就算了,我还没吃饱呢!!桌子都收拾干净了!!!你怎么这就放夏芒走了?我还没问到他的手机号呢!哎呀,完了,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抓到他了。”

卫峻风用手挡了挡声音:“你小声点……夏芒都听着呢,我跟夏芒在一辆出租车上,我会亲口问的。行了行了,你要是还饿的话就再吃一顿,我报销,好吗?”

夏芒双手抱臂胸前,呈现戒备的姿势。

一言不发。

下车时,卫峻风先跟司机匆忙拍了张合照,潦草签名,然后连忙去追夏芒。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小路上。

夏芒都不需要回头,也能看见地上有个高高大大的影子跟在自己的旁边身后。

四下无人。

卫峻风实在是憋不住了,说:“我知道我现在的形象不太整洁,要是知道今天会见你的话,我就不会这么随便了,但是我接下去要说的话并不是随便的,夏芒,你能停下来听我说吗?”

夏芒停下脚步,但没回头。

卫峻风对着他的背影说:“你现在没有对象吧?要是没有的话,可不可以把我放进候选名单里,就算现在我不是第一位也行,你把我放进去吧,我会努力往上爬到第一位的,我还是很喜欢你。我买了房子,也买了车,我攒了很多钱,夏芒,我现在已经经济独立了。我们都长大了,但我还是喜欢你,你能不能……能不能回头看我一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