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1章 私养01

私养美人小竹马 寒菽 4027 2024-03-04 11:16:23

夏芒第一次遇见卫峻风那年,夏芒7岁,卫峻风9岁。

当时卫峻风是个顽劣不驯的差等生,逃学不去上补习班,还面不改色地撒谎去游戏厅玩。

东窗事发以后,他也死不悔改。

他爸打断了一根鸡毛掸子都没让他服气,见打也没用,骂也不行,便没收了他的所有零用钱,把他送到了外公养老的乡下,说让他吃吃苦,进行劳动改造。

卫峻风还是不以为然。

他最烦爸妈说过一百遍的那套说教,他都能背下来了,“我们小时候多苦,还有好多小孩吃不饱穿不暖,你过得这么幸福,却不知道要好好念书,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blablabla……”

这些话对他来说就是春风不入驴耳,他嗤之以鼻。

但是,当他见到夏芒以后,卫峻风终于深刻领悟了父母说的这番话,确实不是没有道理。

在他进村的第二天,外公拎着他的耳朵让他去劳动。

卫峻风坚持贯彻好逸恶劳的人生准则,谎称忘记带水壶,偷偷跑了,跟外公打游击战,满村子乱窜。

他唱着歌儿,路过隔壁的一片小树林,听见几个小孩的声音,叽叽喳喳。

卫峻风正想要找几个小孩一起玩,便循声找过去,拨开茂盛的树枝杂草,终于看见是个什么情况了,不由得愣住了。

一个看上去瘦小肮脏的小男孩蹲在地上,周围有三个孩子在对他拳打脚踢,嘴里说着:“臭小芒,脏小芒,没人要的野小孩。”

被打骂的小男孩身上湿漉漉的,正在抱着头呜呜地哭,他浑身发抖,哭也不敢哭得大声。

让卫峻风想到他以前曾经遇见过一个大孩子欺负被雨淋湿的小狗崽,拽着小狗崽的尾巴倒提起来,还踩小狗崽的脸,把小狗崽踩得嗷嗷叫。

那次他冲上去跟对方打了一架,这次也一样。

把其他孩子都打跑了,他把蹲在地上哭的小男孩拉起来,由于太臭了,好像还有尿骚味,于是他皱眉屏息,带点鼻音地问:“你是谁家的小朋友,他们为什么欺负你?”

夏芒摇摇头,吸吸鼻子说:“我叫夏芒,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欺负我。”

说实话,当时的夏芒瘦得皮包骨,又臭又脏。

这是一条从臭水沟里救出来的小狗呀!

但救都救了,总不能抛下不管,卫峻风很是英雄主义地送他回家,结果见了夏芒的家以后他又惊呆了。

都现代社会了,他没想到还有人住在上个世纪的泥房子里,而且这个房子四处漏雨漏风,看上去像是随时都会轰然倒塌。

而且连个带蹲坑的厕所都没有,还是旱厕,更别提洗澡的浴室了,连水井都没有啊。

卫峻风找了一圈,问:“你家没有卫生间?”

夏芒傻笑着讨好他,他绞着手指说:“没有。我家穷。”

他还招待卫峻风,说:“我给你倒茶喝,我昨天刚挑的水,很干净的。我家有土豆,我给你做土豆吃。”

妈呀,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可怜的小孩。

卫峻风眼泪都要流下来了,问:“你爸爸妈妈呢?”

夏芒乖巧地说:“他们出去打工了,我家里只有我奶奶。”

卫峻风进门一看,唯一和这小孩相依为命的奶奶还瘫痪在床,别说照顾孩子了,还需要7岁的夏芒照顾。

夏芒拿着变绿的土豆说:“我给你做土豆吃。”

卫峻风哭了,说:“发芽的土豆不能吃啊!有毒的!”

卫峻风泪汪汪地把夏芒带去了外公家。

他紧紧地抓着夏芒的小手请求外公让夏芒在他们家洗澡,活像是求大人收养一条又脏又病的小土狗。

外公被他逗笑了,说:“当然可以啊。”

……

夏芒知道卫峻风的外公家。

那是他们村子里最有钱的一户人家。

夏芒只远远地看过房子,从不敢接近。

他躲在邻居家的窗户外面偷看电视的时候,看到过动画片里的城堡。

他觉得,卫峻风的外公家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城堡。

卫峻风让他脱鞋子再进屋子,不要把地板踩脏了。

夏芒的鞋子放在鞋柜里完全格格不入,他的鞋子洗到发白、沾了泥巴,还打过补丁。

夏芒赤脚踩进去,才走了一步,就看见地板上留下一个脏脚丫印子。

夏芒低着头,不敢继续走了,说:“我脚脏,会把你们家弄脏的。”

卫峻风说:“这有什么的?赶快进来吧。”

夏芒摇摇头,死犟着不肯走,只说:“会弄脏的。”

那么小小的夏芒,卫峻风竟然没拉得动。

卫峻风暂时放弃:“你站在这里别动。”

不一会儿,卫峻风拿了拧成半湿的白色毛巾过来,半跪在夏芒面前。

夏芒僵住了,愣愣地被卫峻风把脚擦得干干净净。

卫峻风对他一笑:“这下你的脚被我擦干净了,可以进来了吧?”

接着,夏芒被卫峻风带去了二楼的卫生间。

他紧抓着卫峻风的手不敢放。

夏芒从没有见过现代化的浴室,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用。

他平时洗澡都是从河里打一盆水,然后躲在屋子里擦洗一下而已。

卫峻风问他:“要我帮你洗澡吗?”

夏芒紧张起来,连忙摇头:“不用。”

卫峻风又问:“会用吗?”

夏芒迟疑地点了下头,撒谎说:“会。”

结果,卫峻风一走,夏芒试探着开水,却开错了方向,不小心放出了滚烫的热水,浇在身上,烫得他叫嚷起来。

卫峻风连忙冲进卫生间去看,先把水给关了,再看向脱了衣服的夏芒。

瘦得用“骷髅”形容都不为过,皮包骨头,支棱着一个小脑袋,肚子却鼓得老大,畸形怪异,小屁股那儿还穿着一件脏成灰色的内裤,内裤的皮筋早就坏掉了,松垮垮地遮住他的小屁股。

夏芒身上本来就有很多被殴打后留下的瘀青,现在还被热水烫红了,看上去像是被蒸熟的小虾米。

“烫伤了没有?”卫峻风愠怒地问,揪着夏芒上下检查,“你这不是不会用吗?不会就跟我说不会啊!我教你。”

有点凶。夏芒缩了缩脖子,不敢吱声。

卫峻风进去教他怎么用热水器,说:“拧到蓝色这边来,蓝色是冷水。红色是热水,你看看你都被烫红了。”

又随意地去扯夏芒的内裤,纳闷地问:“你这小孩是有点奇怪,你怎么洗澡还穿内裤?都这么脏了还穿,你也不怕小鸡鸡烂掉啊?”

夏芒害怕得用双手抓着自己的小内裤,打死不肯让他脱,憋红脸,结结巴巴地说:“没、没有别的了。”

卫峻风没办法,只好转身出去,给他拆了一条自己没穿过的干净四角内裤送进去,还有他的T恤和裤子。

他的身材比夏芒大好几圈。

他的T恤穿在夏芒身上刚好能把小屁股都遮住。

夏芒这辈子第一次被洗得香喷喷的。

他不会用吹风机,卫峻风又给他吹头发。

刚开始吹,卫峻风就被吓了一跳:“靠!你头上有虱子!!”

夏芒手足无措:“什么是虱子?”

卫峻风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瞪着他。

夏芒瑟缩着,等待发落,一副可怜小狗的模样。

卫峻风叹了口气。

……

卫峻风跑去问他外公要钱。

卫峻风张口就说:“我要花钱给夏芒剪头发、买衣服、买药,外公,你给我个五百块吧。”

外公说:“你爸妈不让我给你钱。你想要钱的话,拿劳动来换。你帮我摘干活儿,我也不嫌弃你是小孩,按照短工的价格给你钱,但你要是偷懒的话,我是会扣你钱的。你给我干一个月,我给你五百块。你答应的话,我可以预支工资给你。还要吗?”

卫峻风的脸瞬间变臭。

但,夏芒就在边上眼巴巴地望着他。

卫峻风的男子汉气概涌上心头,没脸撒泼耍赖,咬牙答应下来:“行!”

夏芒也跟在他的边上,光着脚,跟他一起去田里干活儿。

每次卫峻风想要叫苦,一看瘦伶伶的夏芒都没有说累,手脚还比他勤快,他就把抱怨吞回去,加倍努力干活儿。

他长得这么高大壮实,总不能输给豆芽菜一样的夏芒吧?!

这样,辛辛苦苦干了一个月,卫峻风一共赚到了五百块,他高兴坏了。

其实以前他都不把这点零花钱放在心上,这次不一样,是他做工赚来的,都是血汗钱呀!

夏芒也赚到了三百块,他让夏芒收起来。

卫峻风一结到工资,就拉着夏芒准备去最近的县城集市买衣服买鞋子,不用大人送,他们自己搭每日四班的乡间巴士去。

临走前,外公笑眯眯地叮嘱:“夏芒肚子那么大,估计是有蛔虫,你带他去卫生院看看,给他买点打虫药。”

卫峻风举一反三,不光买了打虫药,还买了维生素,医生说夏芒什么都缺,他全买了,还购置了一些日常可能用到的药品。

卫峻风的五百块花得一分不剩,都给夏芒用了。

夏芒拽着他的三百块钱,钞票被他手心的汗都弄湿了,他不知道怎么花,往卫峻风的手里塞:“给你,给你。”

卫峻风怎么会要?说:“你自己收着啊,你没有钱的话,等我回去以后,你怎么买邮票给我寄信啊?”

寄信?对,还能寄信!

原来不是暑假过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

夏芒点点头:“给你寄信。”又沮丧地说:“我不会写字。”

卫峻风咧嘴一笑,摸摸他的脑袋,说:“你今年才上学,到时候你就会了。在村里小学要好好学习,学写字。”

他摸到夏芒的头发,这孩子不光被打,连头发都被那些欺负人的小孩剪得参差不齐,他还要带夏芒在县城里修好头发。

夏芒攥着拳头,闷声用力点头,仰头看着他,就好像在看神明。

即使他现在被剪坏了头发,脸上还有擦伤,身体也营养不良,但稍微洗干净以后就能看出来他是个美人坯子。

一双眼睛尤其漂亮,眼睛是大大的杏眼,睫毛润泽浓长,眼珠子是偏浅的琥珀色,像是浸在一泓清泉中的宝石,水汪汪,亮晶晶,清澈透明。

从此,夏芒焕然一新。

卫峻风每天带着夏芒玩,给夏芒家打扫房屋,买了粮食囤满够吃一年半载的,还从外公家偷菜、偷肉、偷鸡蛋、偷果子给夏芒家里送。

啊,不,不能说是偷。自己家的东西,怎么能说是偷呢?

一个暑假下来,卫峻风还觉得自己做得不够。

临走前,夏芒哭着鼻子送他,他摸摸夏芒的头,自认为很是稳重可靠地说:“我也要回去上学了。你在村子里也要讲卫生,我都教你过了,不要偷懒。今年上学以后要好好学写字,给我写信。我把我的地址留给你。”

之前卫峻风翘的课就是书法课,但好歹上过几节,他为了不丢人,努力把字尽量写得好看些。

夏芒还不识字,把他这张从草稿本上随便撕下来写地址的纸珍而重之地放好,含泪颔首:“嗯,我、我一定好好读书,好好学写字。”

三个月后,卫峻风就收到了夏芒寄来的第一封信。

信纸是普通的白底红线信纸,字是用铅笔写的,一个字都没有写错,字迹虽稚嫩却很端正认真。

卫峻风震惊了,他看看自己作业本上那狗爬字,再想想自己那令人发指的语文成绩。

他无语住了。

他痛定思痛。

他转头找妈妈给他把书法班重新报上。

妈妈阴阳怪气地问:“哦?怎么突然又想学好了?”

卫峻风嘴硬地说:“我想学好还不行吗?你别问了,给我报书法班就行!”

妈妈不给他留面子:“是因为那个给你写信的小朋友吧?你在乡下交的好朋友?我看到信封上的字了,比你写得端正。”

卫峻风恼羞成怒。

夏芒在信里问:【峻风哥哥,明年你还会来看我吗?】

卫峻风回:【当然会去。不见不散。】

卫峻风言而有信,每年夏天都会去看夏芒。

不知为何,他没有把夏芒告诉他在城市这边的朋友们。

出于一点微妙的独占欲。

转眼多年过去。

卫峻风17岁了,今年要升高三。

夏芒15岁,刚结束了中考。

每年,卫峻风都会不远千里地去找夏芒过暑假,不一定能待满整个暑假,但起码能待个十天半个月。

临近卫峻风来村子里看他的约定日子了,夏芒提前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暑假的第三天。

一如既往地燥热,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贴在天边。

夏芒戴着草帽,正在卫峻风外公家的田里摘桃子,雪白的小脸被晒得红扑扑的,晶莹的汗水打湿了他乌黑的发丝,一丝一丝地粘在脸颊。

这时,爷爷接到电话,对他说:“卫峻风打电话和我说快到了,你要不要去接他?”

夏芒眼睛一下子亮了,正巧一阵强风吹拂而来,他扶住草帽,红着脸说:“要。”

来不及换衣服,夏芒匆匆在小溪边洗了下手,袖口还沾着桃汁的香气,奔向村口。

他在村口翘首以盼了几分钟,终于见到了一辆保时捷轿车出现。是卫峻风家的车,他能认出来,他会背车牌号。

轿车从夏芒的面前开了过去,夏芒撒开腿追上去。

没跑两步,轿车停下来,一个高大帅气的大男生跟司机说:“不用等我,把行李送到外公家就好了。”

说完,转头看向夏芒,灿然一笑,迎面大步流星地走去,越走越快,小跑起来。

这人正是长大后的卫峻风,从他爸妈那里遗传来的高大身材,宽肩粗臂,还未成年已有一米九高。

夏芒才一米六多点,瘦小纤薄,被他熊抱了满怀。

卫峻风先抱一下,再顺势掐着夏芒的腰,轻轻松松把人给举高过头顶,笑说:“一年不见,你怎么还是这么矮?小芒,小芒,你都没有长高呀。怎么这么轻?有没有好好吃饭?让我摸摸身上长肉了没有?”

他一边说着,一边捏了一下夏芒的屁股,闹着玩的。

夏芒瞬间面红耳赤,腰肢一阵酸软。

作者感言

寒菽

寒菽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