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35章 小竹马01

私养美人小竹马 寒菽 3947 2024-03-04 11:16:23

卫峻风一早接到妈妈的电话, 让他去机场接下妹妹,他说早就跟教练请好假了,不然这时候临时再说, 教练怎么会批假。

卫瑜敏今年高考, 成绩还不错, 她高三时过了飞行员体检,考上了首都的一所航空大学。

她拖两个大行李箱, 卫峻风从托运带上给她搬下来的时候, 狠狠一沉,卫峻风吐槽:“你带着一箱铁块吗?怎么这么沉!”

卫瑜敏:“女孩子的事你不懂不要管啦。”

出于大男子主义, 在跟妇孺同场合的时候, 只要自己拿得下,卫峻风是不让对方拿一点行李的,除了一个小背包,卫瑜敏一身轻松,卫峻风提着大包小包颇为狼狈地跟在她身后。

卫瑜敏说要上个厕所,卫峻风在门口等她。

边上有一对男女, 大概是情侣, 在指指点点地打量他,交头接耳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走上前来, 问:“请问你是游泳选手卫峻风吗?”

卫峻风点头:“呃, 我是卫峻风。”

女生激动地握着手机:“啊,我是你的粉丝, 我看了你去年世锦赛夺冠的比赛, 没想到这么巧能遇见你真人,能跟你合个影吗?”

卫峻风腼腆:“可以的。”

从他拿到第一块金牌以后, 还应邀参加过一些节目、拍了几支广告后,他好像就成了半个公众人物,时不时会遇见有人要他签名拍照,尽管已经不止一次了,但他还是会觉得紧张。

拍完照,女生又找出一支眉笔,请他在手机壳的背面签名——临时没带别的笔和能签名的东西。

卫峻风被人围着低下头签名的时候,不止怎的,福至心灵般,眼角瞥见一个身影从拥挤的人群后走后,他只看见了对方的穿着打扮,明明是夏天,男人却一丝不苟地穿了三件套西装,深灰色的外套脱下来,整齐对叠,搭在左手的小臂上,白衬衫外套着细条纹的马甲,领带系作简约的平结,西装裤边线平整利落,没有一丝褶皱。

男人提着个小行李箱,形色匆忙,没有注意到卫峻风,但卫峻风却莫名地注意到了他,只是正在签名,无暇顾及,他低头赶紧签,等到签完以后才有空抬头,又被人挡了一下,于是干脆挤出人群,可是已经看不见刚才那惊鸿一瞥的身影了。

卫峻风按照直觉追出去几步,那个人已经像是一滴水融入了大海一样消失不见了。

卫峻风失落地在原地愣怔了一会儿。

直到卫瑜敏洗了手出来,发现他不管自己的行李跑出去了,走过去找他:“你干嘛呢?跟丢了魂似的。我让你给我看行李你也不好好看,你跑这中间傻站着看什么啊?”

卫峻风看着人群,失魂落魄地说:“我好像看见夏芒了。”

对于卫瑜敏来说,夏芒这个名字已经有点陌生了。

已经过去六年。

只相识了一个暑假而已。

她连一些小学同学的名字都记不清了,但是却依然记得夏芒,很清晰地记得。她从不主动提夏芒,也没听她哥再提起过,这还是第一次。

可是,都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应该没事了吧,卫瑜敏故作轻松地问:“哦,听说夏芒也在这里上学,你都来这一年了,去找他了吗?”

卫峻风:“没有。”

他把前方的人群看了反反复复也不知道扫视了多少遍,不得不收回视线,折身回去,说:“我给你拿行李去。”

首都的公路是出了名的堵车。

他们也被堵在半路。

卫瑜敏有点不安,说:“刚其实你不用管我,去找夏芒就好了。你来首都的一年了,怎么没去找夏芒啊?”

没人比她这个妹妹更了解夏芒对于她哥来说是个怎样的存在了。

她现在已经变得比小时候要谨言慎行的多了,不再那么咋咋呼呼,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有时候她会想,要是在12岁那年的暑假,她没有找事跟踪哥哥他们到医院,或者,没有不看四周直接问夏芒关于生病的事,那夏芒是不是就不用不得不袒露自己的秘密,说不定还留在他们家。

她那时甚至不明白哥哥为什么伤心成那样,像得了重病,一蹶不振,比赛成绩下滑,直到半年后才调整回来。

她只隐隐约约地感觉哥哥对夏芒有种很浓烈的感情,似乎是亲情,似乎是友情,又都不是,是一种与对待她不同的浓烈的感情。

那时哥哥很难过,她知道是因为和夏芒吵架了,天真地问:“你怎么不给夏芒送礼物吗?等到夏芒生日的时候你给他送礼物吧,你们就可以重新做好朋友啦。”

直到高二,她有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男同学,开情窍了,才明白为什么她哥看她的眼神那么绝望,像在看傻子。

啊,她那根本是在她哥心上再多捅一刀啊。

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是没有别的女孩喜欢她哥,但她哥都以要专心训练为由拒绝了。

甚至在她身边就有女同学想找她牵线的,而她连转告都没有,直接说:“我哥有个很喜欢的初恋,一直忘不了,别白费力气啦。”

有的女同学听说以后就放弃了,也有不放弃的,可她就是没见着有谁取代夏芒在他哥心里的位置。

她哥嘛,化失恋的悲伤为动力,化身事业狂,每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心理素质也比以前更好了,几乎没有别的事情可以更严重地打击到他了。

除了两年前,卫峻风第一次拿到世界级别的冠军,在电视直播采访时,他先是说了一番客套话,记者问他还有什么想说的吗?他眼眶发红,忍着眼泪,举起金牌,让观众摸不着头脑地来了一句:“小芒,我拿到冠军了,我们小时候约好了,你看,我像你说的那样,我成为世界冠军了!你要不要亲眼来看看?”

小芒?小芒是谁?

当时这个疑问还上了热搜。

好奇的同学来找她这个亲妹妹问八卦,她一个没说,她说她也不太清楚呢。

其实,她当然是知道的。

卫峻风的“小芒”还能是哪个“小芒”?

她心情复杂。

你说,夏芒多狠啊,当年说断就断了,就连她哥傻子似的含泪在镜头前呼唤他,也还是没有主动来联系,依然不见音讯。

之后她哥等了一个星期,等夏芒的来电。

卫峻风成名以后就有了些粉丝,有的比较疯,在网上曝了他的手机号,时不时地会接到一些骚扰电话,但他还是没有改手机号,每一个电话都会接起来,要是没有接到就会打回去问一问,反正一定要听一下对面的声音是谁。万一是夏芒呢对吧?

有回他们全队是上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还问他“小芒”是谁,是不是他喜欢的人。

卫峻风脸红到爆炸,腼腆落寞地摇摇头,拼命把自己往角落躲,他不敢承认,也不想说谎。

这好像是这些年来,她第一次在哥哥的面前说起夏芒,她都不敢去看她哥是什么表情,没看也感觉到气氛变得糟糕起来,连忙找补说:“这不是在别的城市,大家一个省份的,也算是老乡嘛对吧,没有老乡会什么的吗?你就没遇见夏芒?或者直接去他学校找个老乡问一问,我觉得肯定知道夏芒的。”

卫峻风:“那也没必要像个跟踪狂一样吧,夏芒知道了只会觉得恶心吧。他不想见我,他想见我的话,他会找我的。男子汉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我不能去纠缠人家。”

卫瑜敏:“……”

正要说话,卫峻风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卫瑜敏瞄到一眼,是个陌生来电,卫峻风想也没想到就接了起来。

这车的隔音挺好,她依稀听见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兴奋地问:“你好,你是卫峻风吗?……啊!真的是卫峻风啊!卫峻风哥哥我很喜欢你!”

卫峻风礼貌敷衍了几句,说了句努力学习,挂了电话。

卫瑜敏说:“你手机号被那么多人知道了,你干脆把手机号换了吧,上回你比赛失利不还有人换着号码打电话骂你吗?现在网上神经病那么多。你不换号码,就会一直被人骚扰,不烦啊?”

卫峻风嘴硬说:“不烦。就当锻炼心理素质了。”

卫瑜敏本来就是E人,虽然因为早年的事情收敛了性格,但还是很E,到了学校没两个月就结交了很多朋友,开始享受她的大学生活,日程排满,每天从早到晚都有活动,满城玩,比卫峻风这个早来一年多的人要更了解首都的几个娱乐场所。

入了秋,还残留有迟夏的余热。

这天她跟朋友们一起去一家新开的茶馆聚会,她来得早,隔壁有点吵,似乎已经到了不少人了。

有人在劝酒:“夏老师,喝一杯嘛,不碍事的。”

一个清冷的像月光的声音响起:“抱歉,喝酒会影响神经,做手术需要很高的精准度,所以我不喝酒的。你们最好也别喝吧。”

夏先生?这声音真好听。还是个医生,夏芒不就是学医的吗?

卫瑜敏心上一动,想,又觉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她是被她哥传染了吗?这些日子,她每次跟她哥出去吃饭,她哥都会把某个路人错认成夏芒,除了机场那天,全部宁认错不放过,可是没一个认对的。

首都那么大,那么多人,有的是医学生,怎么可能他遇见这个就是夏芒?

而且夏芒还是学生,她没记错的话,现在应该还在读研究生,不是老师,所以一定是她认错了。

她又想,可是,要是夏芒长大了该有个怎样的声音,估计就是这样好听吧。

隔壁房间的人是真的很吵。

过了一会儿,她又听见有人在笑,在嚷嚷。

“真心话,大冒险!”

“抽牌抽牌,谁抽中了?”

“是夏老师!”

“哇,第一次抽到夏老师诶。”

“夏老师!夏老师!夏老师!”

“夏老师,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那个男声无奈地响起:“真心话。”

被问:“好,真心话,我早就想问了,我知道夏老师你没有对象,这个就不用问,但是我想问,夏老师,假如你要谈恋爱,你喜欢怎样的人?可不可以给我们描述一下。”

众人怪腔怪调地起哄起来:“夏老师,说实话,不要骗人啊!不准敷衍我们啊!”

不知为何,卫瑜敏也跟着紧张起来。

男人会怎么回答呢?

甚至她身边的朋友要跟她说话她都抬手表示了拒绝,靠近墙面,竖起耳朵去听这个姓夏的男人会怎么回答。

朋友懂了,吃瓜是所有人的天性,大家都安静下来,等待回答。

升上研究生以后,导师时常让夏芒干一些别的事,比如去代课,给学弟学妹们上课。

这不,混熟了,有个帮过他两次的学妹请他去过生日,夏芒推不开就去了。

其实挺多人找他去参加聚会。

他很少去。

因为发现去了免不了要被拉媒,又或是被表白。

他从入学开始就没隐瞒自己是个双性人,因为分宿舍的时候就有点麻烦嘛,他得让别人对这件事知情才行,最后住得男生宿舍。

假如有人听说以后问他,他也会承认。

上大学以后他就彻底迎来了桃花期,尤其是先前大一的时候,他脾气很好,对谁都比较亲切,结果发生过好几次误会,让人误会自己有意思。天知道他多冤枉,他只是礼貌而已,他什么都没干啊,有时候甚至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被人当作暗送秋波了。

搞得好多男男女女向他表白。

让他不得不收起笑,时常摆出一张冷脸,渐渐成了习惯,真的变得高冷了起来。

夏芒要了一杯柠檬水,想了一会儿,本来是想随便说点什么的,但是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卫峻风,他想念着卫峻风,有一丝丝惆怅,轻忽幽徐地说:“我喜欢……我喜欢爱笑的人,有责任感,很善良,乐于助人,总是充满活力,说话声音中气十足,也总是很快乐,笑起来就像是刚放学的小学生一样。”

闻言,周围的人都笑了:“夏老师,什么叫笑起来像是小学生啊?听上去这个人有点傻啊。还以为你会喜欢那种跟你棋逢对手的精英类型呢。”

“夏老师,你这个说的好像有点具体啊。你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谁啊?谁啊?”

“你看夏老师的样子,感觉还是夏老师的暗恋吧?”

“谁这么好运,能被院花夏老师喜欢?”

夏芒这才有点后悔,怎么鬼使神差地把卫峻风给说出来了?

但是也没事,反正这里没有人认识卫峻风,就算他说出来了,也没人知道是谁。

他也笑了,只是轻笑,并不反驳。

一群人玩到八点半才结束。

夏芒赢了一局桌游,他让大家可以回学校了,再晚宿舍就锁门了。

夏芒看这些学弟学妹就像看小孩,一群小孩,说散会就真的闹哄哄地一哄而散,有的说去赶下一场,有的说回学校去了,他留下检查了一遍座位和桌子看看有没有人遗落东西,还真被他发现有人落东西,收起来拍照发在群里问是谁的,人坐上出租车都开半路了。

有人来叫他:“学长,车到了,快走吧。”

夏芒:“好。”

刚开门走出去,夏芒突然听见身后有女声在说:“夏芒?”

谁在叫他?夏芒下意识地回过头去,一个身材高挑的短发女生在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底满是惊艳和错愕。

夏芒第一眼没认出来,花了一秒才记起来,是卫峻风的妹妹,卫瑜敏。

啊,长大了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