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23章 美人11

私养美人小竹马 寒菽 3938 2024-03-04 11:16:23

杜文浪话音未落, 卫峻风差点直接跳了起来,冲过去把他的嘴巴用一个馒头给堵住了:“就你会说!整天说些有的没的!”

这个馒头用牛奶和面,发得很好, 奶香柔软, 他咀嚼两下, 艰难地咽下去,说:“干嘛?我又没有瞎编。你那天等的人难道不是夏芒吗?”

卫峻风却又斩钉截铁地承认了:“是夏芒又怎么啦?你别怪里怪气地说话。说得好像我跟夏芒的关系很奇怪一样。”

杜文浪一边吃馒头, 一边喊冤:“我哪有怪里怪气啊, 你不要此地无银三百两!”

正好赶上人家家里开饭的饭点,卫母见到杜文浪随口问了一句要不要留下一起吃饭, 杜文浪忙不迭地答应了, 正好他爸爸出去应酬,给他留了点钱让他自己下馆子去。下馆子哪有蹭卫家的饭香。

他捧着碗在饭桌上对夏芒问东问西,惹得卫峻风一直皱眉。

杜文浪问夏芒跟卫峻风到底是怎么认识的,他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

夏芒停下碗筷,斟酌言语,仔细地说:“我家境贫困, 卫峻风一直在资助我上学。”

杜文浪问:“哦我懂了, 定点帮扶,我家也参加过这种项目,我也有给两个小朋友捐钱, 但是我不认识他们。那你怎么到卫峻风家里来做客了, 你今年几岁啊,上初中了?”

夏芒:“我刚中考完, 明年上高中。”

没等夏芒回答, 卫峻风已经不耐烦了,特地夹了一块鸡屁股放他碗里, 说:“桌上这么多菜都堵不上你的嘴吗?食不言寝不语不知道吗?吃饭的时候不要叨逼叨个没完。”

杜文浪嫌弃地夹起鸡屁股:“我不吃这个。我要吃鸡腿。”

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卫峻风当着他的面把鸡腿夹给夏芒了,看得杜文浪瞪大双眼,啧啧称叹:“哦豁!”

夏芒脸红,捧着变沉了一点点的饭碗也不知道该吃还是不该吃,求助地看向阿姨。

卫母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吃就是了。

在遇见卫峻风之前,夏芒从未得到过别人的偏爱。

他第一次得到的偏爱就是来自卫峻风的,后来得到的更多的,也和卫峻风有关。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敢向卫峻风的那些城里朋友——譬如杜文浪——不敢自称是卫峻风的朋友。

吃完饭,杜文浪还赖着不肯走,说:“你们今天要去干什么?去哪玩,带我一个呗,我在家挺无聊的。”

卫峻风:“你要是无聊你干脆去训练好了,平时训练也没见你这么积极。你非跟着我们干什么?”

杜文浪凑到夏芒身边:“小芒,你想去哪玩?我带你去……哎呀,你不知道哪里好玩啊,卫峻风这不是待客之道啊,城里那么多好玩地方不带你去,我带你去啊。隔壁商场新开了电竞馆,还有桌游店,我带你去玩,还有穿女仆装的服务员,不过我觉得没有你长得可爱……”

卫峻风跟赶苍蝇似的,没等他把手搭到夏芒肩膀上就把人给赶走了,挤到中间,隔开两人,长臂一伸,圈住夏芒,却不知为何,今天格外注意绅士,并不真的触碰到夏芒,老母鸡护小鸡一样地跟杜文浪说:“干嘛干嘛干嘛干嘛,不要对夏芒动手动脚的,还想带他去不三不四的地方。”

杜文浪:“那叫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你又不是没有去过,都是正规娱乐场所啊。”

卫峻风:“你说什么女仆装……”

杜文浪指着他说:“怎么了?服务员穿女仆装又不犯法,你想哪去了,你是不是想着夏芒穿女仆装啊你?”

卫峻风显然是被说中了,但他既不会骂人也不会吵架,急了眼:“你说什么!”

撇开在一旁掐架的两个大型身材体育生,夏芒问卫瑜敏:“女仆装是什么?是一种衣服吗?”

卫瑜敏:“就是一种衣服啦,一般是女孩子穿的,现在也有流行男孩子穿,都可以穿。我给你看看。”

当场用手机查了图片给他看,夏芒边看边点头,看得有些脸红。

两个人吵着吵着,不知道怎么回事,说定了去卡拉OK玩。

从这天起,杜文浪加入了他们的小团体,暑假三人玩耍小分队成了四人小分队,满城到处玩。

他们结伴去五光十色的赛博朋克风的游戏展,也去灿然如一片黄金海的向日葵田;在咖啡厅里占一张大桌子铺满作业嘻嘻哈哈,也在游泳馆里让俩小孩掐表培训;看了新闻上说今年难得一见的并蒂莲花,也去孔庙拜了文曲星,为彼此挂了许愿牌。

一眨眼,从芒种到了小暑。

夏芒记得一句俗语:小暑落满塘,天气凉如春。

到了这个节气,将会河塘涨汛,阴雨连绵。前两天晚上的气象预报节目也说,冷空气来临,这几天气温十有八/九会转冷。

但今天依然是个异常炎热的夏天。

柏油路上热得像是空气都被烤融化了,敲个鸡蛋在路上估计会立即被烧熟,阳光火辣刺目。

昨天杜文浪发癫,提议早起去登山看日出,一个传染三个,四个小孩一起去发癫。

看完日出,下山时正是中午,不得不顶着大太阳骑车回家。

夏芒和卫瑜敏不会骑自行车,两个大的一个人带一个小的,卫峻风载夏芒,杜文浪载卫瑜敏。

这几条公路还是旧公路,依山而建,修修补补,两旁浓阴疏蔽,碧叶溢枝,繁花团簇。

到了一段上坡路,杜文浪突然大叫:“卫峻风,我们来比比谁先骑到上面,谁输了谁请吃雪糕!”

说完,不等卫峻风答应,就提前猛然发力,喝哈一声,狂蹬脚踏板蓄力往坡上冲。

夏芒揪着卫峻风的衣服:“他这不是抢跑?不对,应该抢骑?”

卫峻风哼哼说:“他故意的,你等着,哥不会输的,他抢不过我!”

卫峻风直接站起来骑,爆发出全身的力气,憋着一口气穷追不舍。

卫瑜敏则在给杜文浪加油,倒自己哥哥的台:“加油啊老杜!让我哥请吃冰淇淋,我要吃抹茶麻薯拌拌碗!!”

这胳膊肘还往外拐的,真是亲妹啊,卫峻风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险之又险地追了上去,在将将登顶的时候,终于反超上去,在下坡稍稍刹车,怕太快了会吓着夏芒,之前吓到夏芒过一次。

杜文浪不刹车,直接往下冲,学人猿泰山哦呼哦呼地喊起来,卫瑜敏尖叫似的笑起来。

夏日的风被晒得暖煦,像是温柔的海浪迎面涌来,包围在四周。

风灌进卫峻风的领口,把衣服吹得向后鼓起来,贴上夏芒雪白年轻的脸颊,沾着草木的香气和新鲜的咸涩汗味,他坐在车后座上,抬起头,看见卫峻风鬓角全是汗,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卫峻风的脸部轮廓格外俊毅,从树叶缝隙间落下的光把汗珠照得像是星星碎屑一闪一闪。

夏芒觉得树间的夏日阳光和风,正如卫峻风一样清爽明亮。

正好路过一处过于沉甸的花枝,夏芒够不着,但是卫峻风太高了,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站起来,用头顶足球一样地顶了一下花枝,扑簌簌挠下一片碎花瓣,被风一吹,落在夏芒的头上脸上。

“哈哈。”卫峻风恶作剧得逞地笑了两声,回过头,正对上夏芒凝视自己的双眸,如两泓映着月光的清泉,浸满难以言喻的温柔爱意,只一眼就比太阳还厉害,让他红透了脸。

夏芒的鼻尖和脸颊都红扑扑的,黑亮柔软的发丝上落着碎花,鼻尖也沾了两片。

太可爱了。

像一剂肾上腺素直扎心脏,血液炽热泵涌,仿佛濒临爆炸。

他想多看夏芒几眼。

顾不上什么比赛,身体先一步决定,拧下刹车,让速度慢下来,再慢一点,再慢一点,想要再吹跟夏芒一起吹一阵风。

杜文浪嚷嚷:“卫峻风,你输啦!我先到!”

夏芒马上说:“是卫峻风先到最高点的,是他赢了。”

杜文浪:“那肯定是到下坡结束才是终点啊。”

卫峻风:“那又多危险,我才不跟你玩。”

杜文浪:“诶,你这个人每次输了就找借口!”

卫瑜敏狂摇他:“请吃冰淇淋!请吃冰淇淋!冰淇淋冰淇淋冰淇淋!”

卫峻风:“不要动不动摇你哥!我你亲哥!我是摇钱树吗?你觉得一摇我就会掉钱?”

最后卫峻风还是掏钱请所有人都吃了冰淇淋。

一份巧克力巴旦木拌拌碗,一份抹茶麻薯拌拌碗,一份多巴胺星空华夫碗,一份香草雪顶奶昔。

多巴胺星空华夫碗是给夏芒的,香脆金黄的华夫饼做的碗里装满雪白的奶油冰淇淋,浇上香甜地草莓酱,撒上一把星星糖,再插上两根巧克力蛋卷,又好看又好吃。

卫瑜敏吃着自己碗里的,羡慕别人碗里的:“小芒哥哥,你怎么吃得一脸幸福。”

夏芒笑得把眼睛完成月牙,说:“因为很好吃啊,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吃,不就是很幸福吗?哥,你要不要尝一尝。”

卫峻风问店员多要了个勺子,挖夏芒没挖过的地方吃,只浅尝一口,“好吃好吃。”

夏芒问:“你的奶昔是什么味道的?”

卫峻风问:“你要尝尝看吗?”

还没等夏芒说话,杜文浪就不满地插嘴说:“上次在KTV,我看错了,差点拿了夏芒喝过的杯子喝水,你一直紧盯着,不准我喝,好像我故意想要跟夏芒间接接吻似的,轮到你自己就可以跟夏芒喝一杯奶昔啦?”

夏芒本来没想那么多,被他这么一说,惹得红了脸:“那我不喝了。”

卫峻风起身:“我再给你买一杯,我们带回去喝。”

杜文浪:“那我也要,你这个铁公鸡怎么转性了?平时抠得一批,连瓶水都不肯请我喝,就对夏芒要什么买什么,你说你,你以后养媳妇能这么舍得花钱吗?”

在商场上个厕所就可以回家了。

卫峻风跟杜文浪站在外面等,杜文浪问:“敏敏说你让夏芒转学到我们学校来读书啊,能成吗?”

卫峻风胸有成竹地说:“反正夏芒的成绩肯定没问题。钱我都准备好了,只是手续还没有办好,反正我爸妈都喜欢夏芒,敏敏跟夏芒也要好,我觉得夏芒住到我们家来没有人会反对的。”

杜文浪若有所思:“哦……是吗?我看不一定那么顺利。”

卫峻风没明白:“为什么?还能有什么事不顺利?你是指夏芒的亲生父母会不同意吗?”

“那倒不一定。”杜文浪故弄玄虚地说,“未免夜长梦多,我劝你还是早点把这件事给搞定吧。”

回到家。

卫峻风去找父母,问他爸关于夏芒入学的事打招呼打得怎么样了,校长同意了吗?转学籍的手续办得顺利不顺利?

父子俩关上门来说话。

卫父正在办公,闻言把文件夹先关上了,取下金丝眼镜,说:“哦,这事啊,这事稍微还有些问题需要解决。”

卫峻风愣站着:“还有什么事啊?夏芒不能转学过来吗?”

卫父:“我和你妈妈商量过了,毕竟夏芒的父母都还在,他的父母才是法定监护人,在名义上面我们跟他是没有关系的,不好越俎代庖……”

话没说完,被卫峻风打断:“我不是说过吗?夏芒爸妈那里我都说过了啊,他们都同意了啊。”

卫父抬起手示意他稍安勿躁:“不是他爸妈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卫峻风更不明白了,说:“我,我能有什么问题?”

卫父说:“总之,要是夏芒要住到我们家来,从这里去上学的话,总得名正言顺不是?所以,我跟你妈妈打算认他当我们的干儿子。这样一来就说得过去了。以后,夏芒是你的干弟弟,可以跟你一个学校上学了。”

卫峻风的脸一寸一寸地冷了下来,仿佛有一块无形的湿布把他的眼耳鼻舌裹住,让他觉得有些窒息,他问:“为什么?没、没必要吧。”

卫父仍然保持着淡淡的笑容,直视着他,平静地说:“你不愿意吗?你不是也说夏芒像是我们家的孩子,我和你妈妈都这么觉得,所以我们才想要认他当我们的干儿子啊,这样就算是正式成为我们家的孩子了。夏芒孝顺、勤劳又聪明,我和你妈妈都很喜欢他。”

卫峻风脸色铁青,别扭地说:“我还是觉得,那也不用特地收养夏芒当干儿子吧。”

卫父问他:“为什么不行呢?卫峻风,你倒是说说看。”

显然这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不行就是不行,至于为什么……还能是为什么?

估计全世界的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卫峻风喜欢夏芒。

年少慕艾很寻常,男孩子喜欢男孩子这件事他们愁了两天也觉得能接受。

可是,这其中假如掺杂了金钱就会变得奇怪。

跟从小资助的孩子谈恋爱算什么?

这要是真的好上了,被别人知道了,会以为他们家这是在从小养媳妇,还是养个男媳妇,这也太不对劲了。

卫峻风还小,夏芒也还小,两个孩子哪里知道什么是爱情,说不定还会跟感激弄混。

夏芒是个好孩子,知恩图报,老实能干。

他们很乐意扶夏芒一把,这是应当做的,但是早恋的苗子却一定要掐掉。

尽管没有明说,但正式告知卫峻风认亲这件事,就是在敲打他。

他们更希望卫峻风可以成长为一个正直的有道德的人。

不可以利用自己资助人的身份,从上而下地去蛊/惑/引/诱一个心智尚不健全、甚至有些讨好型人格的小孩恋慕他,这样的爱情是不平等的,而不平等的爱情迟早有一天会坍塌。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