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39章 小竹马05

私养美人小竹马 寒菽 3033 2024-03-04 11:16:23

卫峻风:“敏敏也不可以说吗?”

夏芒:“不可以。”

卫峻风:“我不说她也能猜出来吧, 那丫头鬼精鬼精的。”

夏芒:“跟她说我们只是重新做朋友了。普通朋友。”

卫峻风疑问:“普通朋友?”

夏芒肯定:“普通朋友。”

卫峻风小狗摇尾巴似的,充满期待地看着他:“这个普通是哪种普通啊?平时可以约你出去玩的那种普通朋友吗?”

夏芒极是接受不了他过溢的热情:“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约我出去玩。再说了,你有空吗?”

卫峻风嘿嘿笑说:“那陪你肯定有空啊。”

夏芒纳闷:“你训练不是很忙吗?下星期都排满了。”

卫峻风突然回过味来:“你怎么知道我下星期的训练排满了, 你不是不上网吗?”

夏芒连忙找补:“我猜的。”

俗话说说多错多, 果然没错。

夏芒悔不当初。

要是时间倒回, 他绝不会答应上卫瑜敏的车。

夏芒推了他一下:“行了,你快回去吧, 我也要赶紧回宿舍了。”

卫峻风粘着他不肯走:“我先送你回宿舍。”

夏芒紧皱眉头:“你怎么送?要是被人认出来又要逃跑。”

卫峻风:“我长得很大众脸的。”

夏芒:“你这个身高也少见啊!”

卫峻风再次叹气, 慢吞吞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口罩,戴上。

“……”夏芒愣了一愣, “你有口罩啊!!!”

卫峻风的嘴巴被挡住了看不见, 一双眼睛笑弯起来,嘻嘻嘻地坏笑。

路过学校内的便利店。

卫峻风灵机一动,拉住夏芒到店里去买了纸和笔,要夏芒当场和他签订恋爱同意书。

夏芒推三阻四地说:“干什么?还要写个契约是吧?这玩意儿不会有法律效力的。”

卫峻风:“但是可以在道德和良知的层面谴责你。”

夏芒被忽悠了一秒,回过神来:“我为什么要被谴责?是你用退役逼我跟你谈恋爱!要谴责也是谴责你!”

卫峻风:“快写快写,你不写, 我来起草, 你签个字按个手印就好了。”

卫峻风也不拖泥带水,他用圆珠笔的另一端挠了挠头,略作思考。

卫峻风与夏芒将展开以结婚为前提的严肃认真的恋爱关系, 即情侣关系。

此事暂不可被他人所知, 但绝非不正式。

卫峻风将遵守夏芒所提出的要求,与之相对, 夏芒也要接受卫峻风提出的一些要求。

卫峻风于xxxx年x月x日晚上x点x分立书, 签约后即刻生效。

求爱人:卫峻风

被求爱人:

卫峻风:“我再抄一份,一式两份, 你一份我一份。”

夏芒:“小学生才写这么幼稚的东西,你自己留着就好了,我不需要。我又不用威胁你。”

夏芒呵呵道:“你干脆再要个身份证复印件好了。”

卫峻风装成听不懂他的阴阳怪气,把笔递给他,笑容灿烂地说:“那倒不用啦,我知道夏芒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当年你说以后要不再依赖别人,靠自己活下去,这些年你都说到做到了啦。”

说到做到的还有说不主动跟他见面,这一别就是数年。

真是往夏芒的心窝子里戳。

夏芒拿过笔,唰唰唰地签下了名字。

但卫峻风还是非要抄一份一样的,签字也一样。

夏芒想起他们很小的时候,也写过两份类似这样的契约书,只是内容不太相同,那还真的是小学的时候写的,写的是:卫峻风和夏芒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他很珍惜地保存着那张纸,每天都带在身上,那时候也不知道什么好的保存方法,每天摸,每天摸,就算再小心翼翼也被他给摸烂了,然后被他夹进书本里,实在是想看了再看一眼,结果有一天他去看的时候,那本书连带里面的纸都被老鼠给咬坏了。

第二次签名。

夏芒问:“行了吗?”

卫峻风满意地点点头:“可以可以可以。”

离开便利店,几步路,卫峻风跟猴子下山似的,围着夏芒转了一圈,高兴的恨不得手舞足蹈。

夏芒又心慌又烦恼:“你不要大晚上的发神经。”

卫峻风捧心说:“小芒,你现在好凶啊,但是你凶我我也喜欢的,没关系,你凶吧,我受得住。”

夏芒不想跟他说话了,眼不见心不烦地扭过头。

卫峻风又换了个姿势,把双手枕在脑后,微微向后仰,大步流星地紧跟在他身边,喋喋不休地问:“不要明天睡醒就忘了哦,就算你忘了我也会提醒你的,我们谈恋爱了哦。”

“你知道谈恋爱是要做什么的吗?”

他掰着一根一根手指数:“我们要约会,要牵手,要亲亲,还要……还要做很多羞羞的事情哦。”

夏芒暴躁极了,转过头来:“卫峻风,你这些年脸皮没少长厚啊。”

卫峻风装傻充愣地低下头来:“是吗?厚了吗?你捏捏看有没有变厚。”

夏芒脸上一阵泛红,他发现了,在无赖这方面,卫峻风是天下无敌的。

他抬手挡了一下卫峻风拼命接近的大头,他没办法再向后下腰了,再下要摔了,他又不是练杂技的,腰要断了,要断了!!

“夏芒?夏芒!”

“这人干什么呢!”

边上突然响起个男声,随之树枝砸了下来,抽在卫峻风的肩膀上。

夏芒顾不上别的,赶紧去阻拦:“没事没事,这是我朋友。”

卫峻风傻呵呵地笑了两声:“哈哈,好怀念啊,每次被打的都是我。”

还笑。夏芒气冲冲地瞪他一眼。气得要死还得为他说话:“虽然这个人看上去不太正常,但他真的是我的朋友。”

冲出来英雄救美的是夏芒的同寝的室友邱津。

闻言,将信将疑地看着卫峻风:“你有这么个朋友吗?认识你那么久了,从没有听你提起过,这谁啊?自我介绍一下。”

卫峻风清了清嗓子就要自我介绍:“咳咳,我是夏芒的朋友卫……”

夏芒气势汹汹:“闭嘴!”

卫峻风光速闭嘴。

夏芒代他介绍:“他是我从小认识的朋友,名字就不说了,反正说了你也记不住的。”

邱津:“……”

“兄弟去我们宿舍坐坐?”

卫峻风瞄了一眼夏芒的脸色,眨眨眼睛,老实巴交地说:“夏芒说我可以去我才能去的。”

夏芒拉起他就要走,跟室友说:“我今天晚上先不回宿舍了,我把这家伙送回去。”

邱津一头雾水。

目送他们吵吵闹闹地走远。

怎么说呢?

有点奇怪。

他从没有见过夏芒那么有活力,假如气得跳脚也能叫作有活力的话,平时夏芒总是淡淡的,学校的人都觉得他是高岭之花模板。

这两人好像是在吵架,又好像是在说笑,之间相遇起就凝结出一种将他们与旁人隔开的特殊氛围,唯有他们在。

卫峻风:“不对啊,不是要送你回宿舍吗?你送我算怎么回事啊?”

夏芒:“我先把你塞上出租车。”

卫峻风:“我不想回去诶,我能不能在你学校附近找个酒店住一晚上,反正明天没训练,我就在酒店乖乖等着你来找我玩。”

他竖起四根手指:“我发誓,我一定管好我自己,不给你添麻烦。”

夏芒快烦死了:“行吧行吧,那去酒店吧。”

卫峻风还要非要找一个带游泳池的酒店,说是闲着没事他也可以给自己排点训练,每天游两圈,让肌肉不生疏。

离他们学校两千米不到的地方还真的有一家带泳池的高级酒店,夏芒是没住过的,一晚上一千八起,他哪有钱住。

但卫峻风刷卡刷得习以为常。

夏芒心里沉了一沉,他想,果然是成名了,卫峻风现在的消费比高中的时候还要高了。他一个普通的医学生可没有钱。他毕业以后还有助学贷款要还。

夏芒:“好了,你休息吧,明天要是有空我会跟你说的,没说就是不打算来找你。”

他刚转身,又被卫峻风黏上似的拉住了手:“你送都送了,送我到房间门口嘛,顺便认一遍路,这样你来找我的就知道该怎么走了。”

夏芒拗不过他,只能跟着上了楼,等到了门口,卫峻风又让他干脆进来看看。

在这里,卫峻风做好了被夏芒拒绝的准备。

他都打算接下去说,好吧,不进来就不进来嘛,我又不打算对你做什么。

可假如夏芒还是拒绝不了他,被他拉进门的话,他想试一试能不能亲一口。

夏芒低下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凝重严肃起来。

他不知道夏芒在想什么,但是夏芒并没有马上拒绝他,而是突兀地问:“你真要跟我谈恋爱吗?像你说的那样?”

哪样?他一路上说了太多了,自己也不大能记得住每一句话啊。

卫峻风趁他不挣扎,把他一步一步拉进了房间,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没上锁,特意提醒:“在这等我一会儿。”

夏芒没说话,找了办公桌边上的椅子坐下。

卫峻风借口:“我上个厕所。”

实则是去洗脸刷牙了。

这不照镜子就算了,一照镜子,他就怎么看自己怎么觉得挫,头发乱糟糟的,黑眼圈好重,胡子也没怎么刮……但现在也只来得及洗把脸,刷个牙了。

一边还要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警惕夏芒走掉。

卫峻风想,牙都刷了,流氓也耍过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心里已经有了两个方案,一是表示我们这个恋爱关系得盖个章啊,比如亲个嘴,不行的话,亲个脸颊也行;二是,假如一行不通的情况下,夏芒恼羞成怒要打他,那他就趁机亲一下夏芒的手,强行表示这是盖章了。

真是完美的计划。

一鼓作气!冲!

卫峻风充满信心地走出卫生间回到套房的客厅,去找夏芒。

夏芒没走,还坐在那等他,冷静了很多,被他清澈透亮的目光一望,卫峻风顿时觉得自己心底那些不太干净的坏心思都被照见了,多少有点惭愧。

卫峻风:“夏芒……”

他刚开口,却被夏芒打断了,夏芒说:“今天晚上说的恋爱,你再想想吧。”

他就刷个牙的工夫,这又是出现了什么变故?夏芒是要反悔吗?卫峻风呆呆地问:“啊?”

夏芒把他那份契约拿出来,放在桌上,看着纸说:“你知道我是双性人,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也会是。我的身体跟一般的男人与女人都不同,你还没见过全貌。与其以后你见了以后再说接受不了,不如一开始就看清楚吧,你要是接受不了的话,这张契约就可以当场作废。”

说完夏芒也不去看卫峻风是什么表情,站起身来,面朝向他,白皙纤长的手指搭上扣到衬衫最上一颗的纽扣上。

解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