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36章 小竹马02

私养美人小竹马 寒菽 2787 2024-03-04 11:16:23

说实话, 卫瑜敏第一眼也没敢认。

她记忆里的夏芒就挺漂亮了,但还是带着点孩子气的漂亮,脸颊粉糯, 身材纤薄, 个子小小的, 比例好,不走近不会发现他挺矮的。而眼前这个男人, 是的, 或许该称之为男人吧,起码他穿着的是男士西装, 胸前也较为平坦, 比少年时的夏芒高了不少,她估摸着有个一米七到一七五之间。

16岁的夏芒是不过耳的短发,如今留长了,好像是时下流行的狼尾头,这发型男女皆宜,乍一看还真的有点难确定他的性别。说是女生, 又有男生的帅气;说是男生, 长相又过于精致,总的来说,是雌雄莫辩的阴柔之美。

太漂亮了。卫瑜敏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人, 惊艳地呆愣在原地, 她身边跟着来看热闹的朋友直接被美的骂了一声脏话,接着又为自己的失礼而红了脸, 问她:“谁啊?你认识的?”

紧接着, 夏芒大大方方地朝他们走了过来。

随着他的一步步接近,卫瑜敏和她身边的朋友脸越来越红, 原来,当一个人过于美丽时,光是被他注视着就会面红耳赤啊。卫瑜敏怔怔地想。

夏芒走到她面前,像是冰山融化,微微笑了一笑:“敏敏,好久不见。”

身后又有人催促:“夏老师,车到了,你走不走啊?”

夏芒回头答了一句:“我遇见了老朋友了,聊几句,你们自己先回去吧。”

卫瑜敏觉得他侧过头时从脖颈到下颌,再到鼻梁,额头,无一线条不美,要是用画来打比方的,他就像是一幅淡墨的画,寥寥几笔,并无更多重彩,却依然给予人强烈的惊艳之感。

卫瑜敏:“夏芒哥哥,真是你啊?”

夏芒颔首,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礼貌的笑容:“这么巧,你在我隔壁?”

卫瑜敏的朋友突然抢话说:“帅哥,要不要来我们这里来玩,你是哪个学校的老师啊?老师和自己学校的学生师生恋不可以,但是和别的学校的学生师生恋可以吗?”

这情况夏芒遇见的多了,他瞬间冷了下来,他很有经验,深知想要一开始把爱慕掐死就不能给好脸,但是与此同时也冻到了卫瑜敏。

夏芒问:“看来你们还要玩,那我先回学校了。”

卫瑜敏当时太紧张了,扑过去就拽住他的袖子:“先别走啊。”她急急忙忙地说,“我没事的,我这里先不玩了,那么久不见了,才刚打了个招呼呢,夏芒哥哥,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单独聊一聊。”

夏芒把被她拽住袖子的那只手从兜里拿出来,反握住她的手腕:“嗯,好,去哪?不过我明天还要做实验,可能不能跟你聊太久,三十分钟够吗?”

有被公事公办的语气给冷到,卫瑜敏:“够、够了吧。”

她的同学们纷纷扒在门边,目送她跟着隔壁不知名的漂亮哥哥走了,一脸不明所以的看戏神情。

卫瑜敏:“我知道这边有一家餐厅,我们去那里边吃边聊?”

夏芒:“打车?”

卫瑜敏:“我开车了。我暑假去考了驾照,别怕,我满分过的,技术很好。”

但是就算来得及考驾照,刚来上大学就买车了?

夏芒听到这里已经感觉有点不妙,果然,等卫瑜敏按了车遥控,路边一辆车亮起灯时,他马上认了出来,这是卫峻风的车。

而且是卫峻风今年新买的车,他有两台车,一台旧的开了三年了,这一台新的,今年春天三月份刚买的。

这丫头还是跟以前一样的性格啊。夏芒想。

上车的时候,夏芒其实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拒绝。

但是拒绝的话,就太欲盖弥彰了吧?这么多年不见,他觉得自己最好应当是云淡风轻的态度,不然岂不是显得他很在意?

落座,系安全带。

旁边响起导航甜美的提示音:“此次行程目的地——天坛公寓,全程5千米,预计时间……”

天坛公寓是国家队运动员们宿舍的所在地。

当时车上的司机和乘客就一起愣住了。

卫瑜敏慌得一批:卧槽,卧槽,夏芒该不会发现了吧?他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什么破导航念的也太大声了!

夏芒:……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天坛公寓是什么地方。但是一般人没有特地去了解过的话会知道国家队运动员都住在哪里吗?他是该点明还是不点明呢?

说时迟那时快。

卫瑜敏连忙若无其事地启动车子,开上路了。

夏芒欲言又止:“这有点远吧?路上要是堵车的话,半小时都不一定能到。”

卫瑜敏大脑疯狂运转起来:“那我到时候再送你回去嘛,你看,我们都六七年没见了,你只给30分钟叙旧是不是太少了?我跟我哥都挺想你的。”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她赶紧注意夏芒是什么表情,可惜,没看出什么来,夏芒依然板着脸。

卫瑜敏不知道话要从哪里说起才好。

是开门见山地问:“你说你喜欢的那个人怎么听着那么像我哥?是不是就是我哥?”

还是委婉一些的:“刚才你在隔壁玩真心话大冒险时候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或者更直截了当的:“我哥也还对你念念不忘。”

感觉怎么说都不太对。

夏芒则也在忐忑,不知道卫瑜敏刚才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你说这事也是真邪门,这些年他都没有被人跟人说过,把卫峻风放心里憋得好好的,谁也不知道,就这么偶尔一次憋不住了含蓄地描述一下,就被当事人的妹妹听见了。

该如何旁敲侧击呢?

卫瑜敏打开了话匣子。

“夏芒哥哥,我差点都没认出你来,你现在变了好多啊。”

“还好。”

“他们为什么叫你夏老师啊?你不是还在上学吗?”

“我帮我的导师代课,他们玩着叫我老师。”

“之前我就听说你是你们市的高考状元,你中考也是第一,这放古代是连中双元啊。我那时候就想去祝贺你,但是我哥死心眼,他非不让我去,说是怕你为难。”

“……嗯。”

“我还记得我小学毕业那个暑假,我哥带你回来,你那时候比现在要小多了,当时只有一米六多点吧?现在长高了好多,刚才远远看去,腿好长,你现在多高啊?”

“一米七五。”

“哦,一米七五啊,挺好的,长了好多,我哥都没有再怎么长高了。”

“哦。”

“我哥这些年啊,心里只装着训练,老大不小了,我都没见他再谈恋爱。”

“是吗?”

“前年我哥的游泳比赛拿冠军了你有没有看。”

夏芒别过脸,看见车窗上模糊地映照出自己撒谎的脸,他说:“没有,我学业很忙,几乎不上网,也不看电视。”

卫瑜敏:“啊,这么忙吗?”

夏芒:“是挺忙的。”

卫瑜敏:“我哥也忙。你们都在首都怎么也没约个饭见个面啊?”

夏芒瞄了一眼导航,离目的地已经越来越近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平时三天一小堵,五天一大堵,可今天路上竟然一点都不堵车,经过的每一个路口还都是绿灯,一路开过来畅通无阻都不带刹车减速的。

这车开得越是顺畅,夏芒就越是觉得感到烦躁,他该找一个什么借口呢?

车水马龙,掠过一盏又一盏路灯。

夏芒太冷淡了,一直不接梗,饶是E人如卫瑜敏也难以把虚假的愉快氛围维持下去,她想不到还能说什么,静默了一会儿,忽然说:“当年的事,对不起。”

夏芒愣了一愣,没明白:“什么?”

卫瑜敏:“都怪我大嘴巴,才会被妈妈听见了,要是你在省城读书的话,说不定高考就不止是市状元,而是省状元了吧?”

夏芒:“我现在过得也挺好的。”

卫瑜敏:“前面就快到了。再稍等一会儿啊。”

没有遇上红灯和堵车,也意味着卫瑜敏没有机会拿手机给她哥通风报信,一直到附近,有块饭店多的路,她找了路边的停车位,停好车,才有机会拿起手机,说:“就外面这家。”

这是她来首都时她哥带她去吃的第一家店,最熟悉,所以下意识说了这里。

夏芒却没有下车,而是看着她。

卫瑜敏讪讪地说:“我得给我朋友发个消息,我今晚上不回宿舍睡了。”

夏芒:“嗯。”还是没动。

卫瑜敏拿出手机,朝自己的方向侧了侧,试图偷偷给她哥发消息,但是夏芒一直在看她,看得她汗流浃背。

夏芒问:“跟谁聊天呢?”不知道是不是当了一段时间的老师,他竟然有了一点像是老师的威严。

卫瑜敏怕了:“……”

夏芒:“不是在给你哥发消息吧?我记起来了,我就说这附近怎么那么耳熟,国家队运动员的宿舍好像在这边吧?”

话音未落。

夏芒那边的车门突然被人狠狠踢了一脚。

卫瑜敏和夏芒都被吓了一跳。

车窗是反透视的,外面看不见里面。

卫峻风踢了一脚以后才意识到这是他自己的车,骂骂咧咧地说:“操,忘了,这是老子自己的车,我出气踢我自己的车干嘛?”

他暴跳如雷地指着车窗骂:

“卫瑜敏,这新车我自己都舍不得开,你给我偷走了不还我,你看看你开得那么脏,像什么样子!你还敢开到这边来?被我当场抓到了吧?你已经死了。”

“我数到三,你给我下车,把车钥匙交出来。”

“一、二、三……你还不下车是吧?吭声都不吭!”

“呵呵,我还有备用钥匙!没想到吧!你等着我把你揪下来!”

副驾驶座的车窗随着他的话音一起落下。

卫峻风首先看见的就是副驾驶座上的人,一个男人,尽管变了很多,褪去了稚嫩,但他还是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这是夏芒。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