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1章 重生成世界树

世界树的游戏 咯嘣 2707 2024-03-04 18:18:07

人类真的有灵魂吗?

如果有,那么死亡以后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还会有意识吗?

活着的时候吃饱了撑着,伊莩没少去思考这个问题。

而每次思考之后得到的答案也基本一致,那就是自己一定是吃饱了撑的了。

但当伊莩终于有机会和时间去验证这个问题的时候,又有些茫然了……

这是一片黑暗的世界。

看着眼前这片无垠的黑暗,伊莩陷入了沉思。

首先,能够确定的是自己的确死了,之后就来到了这片古怪的空间。

虽然伊莩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保留意识,但自己很明显是被困在了这里。

孤寂,黑暗。

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两团氤氲闪烁着的光团,一蓝一绿。

伊莩尝试伸出手,然后发现自己并没有身体,似乎仅仅是一团意识。

但庆幸地是,自己似乎能够像云一样飘动。

难道……这就是灵魂?

伊莩蓦地冒出这个念头。

沉思了片刻,伊莩试探性地飘动向两个氤氲的光团。

绿色的那颗很大,它光芒闪烁,给伊莩一种奇妙地神秘感。

蓝色的那颗很小,它氤氲柔和,让伊莩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亲近。

思考了数秒,伊莩决定先接触一下后者。

然而正在伊莩尝试触碰的时候,无数隐隐约约的祷告声忽然在空间中回响而起……

那声音空灵,柔和,神圣,似乎具备一种奇妙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地沉静下来。

伊莩诧然,将注意力转移过去,发现声音似乎是从绿色的那颗光团中传来的。

祷告声时断时续,那是伊莩从没有听过的语言,但是却让伊莩产生一种奇妙的优美感。

伊莩听不懂内容,却似乎能够感知到这声音中蕴含着的无数感伤和绝望。

好奇心战胜了一切。

鬼使神差地,伊莩转移了注意力,触碰向了那颗绿色的光团。

就在伊莩触摸到光团的那一刹那,整个世界顿时变了。

意识在一瞬间陷入了恍惚,庞大的信息量如同爆发一般涌来。

伊莩只觉得视线一黑,随后无数的画面在意识中浮现——

一片苍茫古老的大陆……

一颗从天而降的神秘种子……

一棵破土而出的奇异巨树……

一个个自树上诞生的美丽身影……

“精灵……?”

看着那前世的魔幻RPG游戏中常出现的身影,伊莩的意识中闪过这个念头。

还没等伊莩继续想些什么,绿色的光团就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其一瞬间吸了进去……

……

“捕捉到合适灵魂。”

“条件触发,启动世界树苏醒仪式。”

朦朦胧胧中,伊莩听到了陌生的声音。

这是一种奇怪的语言,但伊莩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能够听得懂。

声音一落,伊莩的眼前就明亮了起来。

伊莩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被无数绿色光子包围着的世界。

那是无数纷飞的绿色光球,灿烂梦幻,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什么情况?

伊莩愣了愣。

“开始灵魂融合,启动世界树传承仪式……”

声音再次响起,而后,无数纷飞的粒子开始向伊莩的身体涌来。

伊莩只觉得一股股强大而神秘的力量涌入了自己的体内,伴随着无数的信息。

而随着融合,伊莩感觉自己的五感越来越清晰,冥冥中那种神秘的祷告声也再次响起,同时也越发地清楚。

随着光子的融合,伊莩的意识也开始绽放出神圣的光辉,淡绿色的能量不断汇聚,直到吞噬了整个空间……

最后一秒,伊莩再次听到了那个陌生的声音:

“融合成功。”

“欢迎您回归,赛格斯大陆上新的世界树——”

“伊芙·尤克特拉希尔冕下。”

……

当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伊芙陷入了沉思。

祂已经不再位于那个古怪的空间了,相反,祂似乎来到了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

远处是连绵起伏的高山,周围是茂密的森林。

如果无视掉森林中那明显和地球上不太一样的种种植物的话,伊芙甚至怀疑自己来到了原始森林。

只是,这森林和高山实在是太袖珍了些……

这种感觉很怪,就好像是参加了奥特曼的特摄片一般,又如同来到了小人国,伊芙感觉自己仿佛是在俯视着世间的一切。

高山是袖珍的,森林是袖珍的,就连天空中那群飞鸟,也如同蝇虫一般。

而且祂的视野非常诡异,是360度无死角,前世绝对想象不出来的那种……

注意力微微偏移,伊芙看到了不远处一片巴掌大的湖泊。

湖泊碧波粼粼,无比清澈,清晰地将祂的倒影显露了出来——

苍遒盘劲的根须,硕大巍峨的身躯,以及遮天蔽日的枝干。

结合着刚刚涌入脑海的那些信息,伊芙很快得到了答案:

“世界树?”

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

祂被誉为自然的根源,精灵的母神,生命的奇迹……

祂是赛格斯位面堪比巨龙历史般古老的神秘存在,是真正的神话生物,力量比肩神灵。

“真的是世界树啊……”

看着倒影中那枯萎凋零的叶片,伊芙的心中不知道是感慨还是唏嘘。

梳理了一下传承的信息,伊芙差不多也弄清楚了自己的现状。

祂,穿越到了一个名为赛格斯的魔法世界中。

而作为穿越者大军的一员,祂……似乎是被濒死的世界树选中,灵魂融合了母树核心以及残存记忆和传承,同时保留了自己的意识,成为了新的世界树——伊芙·尤克特拉希尔。

半死不活的那种。

世界树传承似乎拥有某种镇静心灵的奇异力量,伊芙的心中并没有产生什么惊惶或是无措感,相反祂有些惊讶地发现此时此刻的自己无比冷静,甚至心中还有一丝喜悦……

“喜悦么……”

的确是喜悦,劫后余生的喜悦。

融合了世界树的传承,伊芙已经知道自己算是走了狗屎运了。

作为一个在虚空中游荡的灵魂,如果没有意外,等待祂的必然是毁灭,然而这次穿越以及融合,却让祂有了新的人生。

不,是树生。

“不管怎么说,自己这算是……又活了?”

看着湖泊中的倒影,感受着目前奇异的身体,伊芙的心中充满了好奇。

但同时,祂也感觉到了这具身躯中的某种衰败感。

毫无疑问,祂现在的状态说不上好,仅仅从湖中的倒影就可以看出,枯枝败叶,完全是一副濒死的样子。

但即使如此,伊芙依旧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深处蕴含的某种强大又古老的力量,充满着生机,蠢蠢欲动,似乎刚刚从沉睡中苏醒……

与此同时,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那是一种掌控天地的感觉,伊芙感觉自己仿佛就是这一片天地的君王,只要祂想,祂可以主宰方圆数公里内的一切。

念头一出就停不下来了,伊芙看向不远处一棵枯死的橡树,心中微微一动。

而随着祂的念头,奇异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棵枯木顿时重新焕发出生命的光彩,开始抽芽展叶,仅仅数秒之后就又再次变得枝繁叶茂,不仅如此,伊芙还发现自己似乎与对方产生了某种奇妙的联系,似乎可以操纵对方的一切。

但同样的,祂发现自己体内那种隐秘的力量开始飞速的消耗,转眼之间就消散了三分之一,吓得祂连忙停止对枯树的复苏。

已经融合了世界树核心的伊芙知道,那种力量是生命能量,同样也是世界树的力量本源,或者说……自然神力。

一旦用光,世界树将彻底陷入沉睡。

那也意味着伊芙的死亡。

感知着仅剩下三分之二的自然神力,伊芙微微肉疼。

大意了。

祂没有想到仅仅是尝试了一下“点化”,就产生了如此大的消耗。

将注意力集中在刚刚注入自然神力的枯木上,伊芙的心中微微古怪。

此时此刻的枯木,早已彻底变了样子,不仅重新变得枝繁叶茂,而且足足比之前高大了近乎三倍。

对比着周围的树木,伊芙猜测这棵重新焕发生机的橡树恐怕至少有三十米高……

而接下来,让祂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这棵幸运的橡树微微颤了颤,竟然从泥土中挣扎着抽出了根系。

盘劲的树根扭曲盘绕,竟然化为两条怪异的腿,而枝干则抽成了两条粗壮的手臂,树冠化为狰狞的头发,主干顶端则出现了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

转眼之间,对方竟然变成了一棵威风凛凛的树人!

在伊芙惊讶的注视下,这名高达三十多米的橡树树人抖了抖腿上的泥土,随后颤巍巍地转向了世界树的方向,半膝跪地,雄浑有力的声音充满着激动和赤诚:

“自然母神在上……橡树守卫感谢您的眷顾,请母神大人赐名!”

母神?橡树守卫?赐名?

看着眼前袖珍手办大的橡树守卫,伊芙在心中抽了抽嘴角。

而与此同时,祂感觉自己好像和对方产生了某种联系,似乎可以直接传达指令。

一丝恶作剧之意升上心头,伊芙念头微动,而橡树守卫的心中则顿时响起一个神圣威严又空灵清冷的声音:

“既如此,你就叫做巴萨卡(Berserker)吧!”

作者感言

咯嘣

咯嘣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