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1章 平静的时光

日曜转生 章渝 4512 2024-03-04 18:33:23

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了,在它那灼人的光芒下,贝利维庄园沐浴在夏天的阳光中。

成千只知了躲在繁密的树枝上,吱呀吱呀地叫个不停,那叫声很单调,单调的让人昏昏欲睡。夏风长拂,杏桃木和橄榄树的叶子翩翩起舞,有若少女的小手对情人的呼唤。

“真是幸福而悠闲的生活啊。”静静的躺在葡萄架底下,伽罗·贝利维发出了内心的感叹。他面前,琳琅满目水果和糕点摆了一席。清澈的西亚诺山的葡萄酒,慢慢的流进心底,留下一丝醉人的余香。淡青色的炭火下,羔羊慢慢的变得金黄和焦脆。美丽的侍女将香气扑鼻的烤羊肉从铁叉上取下来的,用银色的小刀熟练的切成薄片,涂上特制的浆汁,送入伽罗的口中。

一个美丽的侍女轻轻地捶着他的小腿。

一股渗入骨髓的闲逸在空气中流淌。

慢慢的,睡神悄悄地走到了他的身旁。现年十九岁的伽罗面容柔和而秀气,他的个子比寻常人高上一点。此时,睡意纷纷的男子身上,洋溢着一种懒洋洋的味道……

“喵呜……”

一只奶油色的肥猫越过草地,小跑几步,一个虎跃跳到伽罗的肩膀上,长长的尾巴打着摆子,厚厚的肉掌肆无忌惮地踩着他的脸庞。

“嘘,乖,伦巴,我的午睡时间到了,别叫啊……”伽罗抓住大猫柔软的肉掌,把猫儿把到怀里,对着扭动不依的猫儿喃喃自语。花猫的身体很沉,肉乎乎的身体压的躺椅沉了一下。死死的抱着怀里的猫儿,伽罗好像找到了一个温暖的枕头。

愤愤不平的猫儿伸出有倒勾的粉红色舌头使劲的舔着伽罗的鼻子,花斑毛的扁脸充满愤怒地看着主人那懒散的表情。

“天哪,我犯了什么罪孽,竟然让我附生于一只猫的身上?”

曾经是大大有名的欲望之神,发出了他第一万八千五百六十三次的诅咒。作为诸神之中最有实力的神祇,竟然也逃避不过命运之嘲弄,当日和死对头智慧女神决斗时,肉体在激烈的战斗中化为大地的尘埃,巨大的能量冲击甚至让空间产生了变异,伤痕累累的他在被迫在肉体毁灭的时候进行了灵魂的转移。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空间变异的能量竟然让他附身于一只猫的身上,当然,有失便有得,他,不,那一只肥猫拥有了不死之身,任何的物理,魔法攻击对它无效。

然而,一只拥有了不死之身的肥猫,也还是一只猫。昔日的神灵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和魔法,转生成了一只猫,一只只会喵喵叫的肥花猫。

值得庆幸的是,相同的空间的里,它的主人也是一个有着类似命运的人,来自另一个世界,一个叫做地球的异域的人。他的灵魂飘荡到这个世界上,这个叫做日曜的大陆。他的名字,是伽罗·贝利维。

看着面前的那只因为愤怒而有一点变形的猫脸,章渝,不,应该是伽罗叹了一口气,每天乏味的例行辩论又要展开了。作为比欲望之神幸运一万倍的人,他转生在亚述帝国的三皇子,十七岁的伽罗身上。作为同样转生的灵魂,他是目前唯一可以和欲望之神,不,是那一只叫“伦巴”的肥猫进行心灵沟通的人。

“你这个懦夫、胆小鬼、下流胚、乌龟、王八蛋、只懂得藏头在龟壳里,调戏无知小女孩的蠢蛋,为什么你不能活得像个人样?你你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承诺答应我的誓言呢?你你你,枉费我帮你做了那么多,你却像一个乌龟似的,一天到晚缩在你的家里享乐。”

“伦巴,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挺滋润的吗?我,亚述国的三王子,玉树临风,风度翩翩,风靡帝都万千少女,只要我勾勾小指头,无数美女都会投怀送抱。再也没有比这样的日子更暇逸的了,我看你是妒忌我的好运气。伦巴乖,我现在不是用力的做了吗?我有我的一小班的势力,我也让别人给我们打听你的事情。”

“我呸,你这个地球阿三!难道你一生是伏女人的肚皮上的?那真是可喜可贺啊,尊敬的三皇子,亚述帝国的未来之星!你为什么不争取,你这个地球乌龟!难道你不想建立丰功伟绩吗?三皇子呀,你是三皇子呀,难道你不想再进一步,成为亚述帝国的帝君吗?”

“当皇帝有什么好处?以我这样的聪明绝顶,为什么要和我那两个哥哥争那个烂凳子?那种东西用来作柴火还显得笨重,我需要的只是一张能够容纳上百人的大床。”

“当了亚述帝国的帝君,你可以有数不清的美女,无尽的权势,广袤的土地踩在你的脚下……”

“然后呢,我做什么?”

“那使你可以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命令所有的……”

伽罗哈哈地笑了起来,对着周围的侍女说道:“海蓓,你的手法太轻了,用一点劲,还有丽娜,不要给我喂有筋的肉,把我身边的酒杯端过来……”

粗鲁地拧着花猫粗短颈部上毛绒绒的厚皮,亚述帝国的三皇子伽罗继续用心灵和一只叫“伦巴”的肥猫进行着沟通:“你看,我现在同样也可以命令我周围的所有的人……哈哈哈哈。”

不断挣扎的肥花猫看着面前的白痴一样的男人,心中的诅咒越来越强烈。

“可是你不想回到你的故乡,再见到你的亲朋好友?就我所知,只要你当上了亚述帝国的皇帝,一切的不可能都会成为现实。”

用看白痴的眼光看着面前的欲望之神猫,伽罗说道:“难道你在猫身上呆了几年,你的脑子已经开始退化了,我现在可是一个皇子呀,一个不用干任何事情就可以幸福的生活的寄生虫,难道你认为我还愿意回去吗?”

使劲地摇了摇头,一只叫“伦巴”的肥猫做着最后的努力,“但是,你可不可以帮我找到智慧女神的转生体,我我我,真的不想做一只猫了,喵呜……”

“开玩笑,世界这么大,我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三皇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运气和实力一下就找到智慧女神的转生呢?何况我一直在用心的去找。”

“可是,你的势力太小了,为什么你不追求更大的权力呢?我可以帮助你。三百年前,在我的帮助下,亚述帝国的君主贝利维二世几乎统治了半个日曜大陆。那是亚述帝国历史上最辉煌的年代。帝国的版图东起布伦高原,西面达到红月海沿岸,甚至曾占领了……”

“可惜还是失败了,败在智慧女神的代言人手中。”

“还有一千三百年前……”

“哈哈哈哈哈哈哈,猫儿猫儿不要愁,喝杯美酒解忧愁,来,喝酒。”

伽罗拿起了酒杯,将西亚诺山的葡萄酒灌进了“伦巴”的口中,“来来来,一醉解千愁,伦巴,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咕噜,咕噜。”一大杯葡萄酒灌进了“伦巴”的口中,伽罗完全不顾花猫被呛得不停的咳嗽。酒的力量慢慢的开始发作,一只可怜的猫有什么酒量!

“喵呜……”伦巴用力瞪着主人的脸,“喵呜……喵呜……你卑鄙、无耻、下流、贱格、社会的人渣垃圾……你会有报应的,蕾米娜,你现在在哪里?……”

花猫凄惨的叫着,它的金色的瞳孔开始变成金色的漏斗。慢慢的,伽罗怀中的猫儿停止了挣扎和叫唤,软软的躺在主人的怀里。

伽罗拍了拍怀里已经陪了他三年,肥得如同圆球的花斑猫,那个可怜的欲望之神:“愿上帝保佑你,阿门。”轻轻地划了一个十字架,将最后的一点点在了花猫的红润的鼻头上。

是的,天不早了,该到睡觉的时间了。伽罗伸开了双臂,美美的打了一个懒腰,然后将肥猫搂进了怀里,开始了他的美梦。

时间慢慢的流逝,太阳已经开始收起它那炎热的光芒。空气中的炎热开始消退,原本轻轻地扇着扇子的小侍女给主人披上了一条薄毯。伽罗怀里的隆起蠕动了两下,可怜的猫儿醒来了。伦巴轻轻地摇了摇昏昏欲睡的脑袋,大声的诅咒着那该死的酒。它恨恨地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伽罗,用劲的踩了他的脸庞一脚。

“不要,柔儿,不要在我睡觉的时候偷偷的摸我。现在还早。不要叫醒我,ZZZZZZZZZZZ。”

伽罗翻了一个身,又继续开始睡了。身边的小侍女捂着嘴偷偷地笑了,大家都知道这个花猫是主人的最喜欢的宠物。她们将还在蹂躏伽罗脸庞的花猫抱下来,然后细心地给主人重新盖好了身上的薄毯——虽然主人告诉她们不需要这么贴心的服侍,但是她们觉得这是侍女们的本分。

“不要闹了,伦巴,到别的地方去玩。厨房里面给你做好了一条清蒸鱼,你再调皮的话,鱼儿就没有了。”

温柔的小手抚摸着花猫的头顶,小侍女将花猫从伽罗身边带走。

花猫心有不甘的看着被美丽的侍女服侍着的伽罗,心中满是不甘。

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自从和这个家伙一起来到这个大陆以后,花猫的心思只有一个:“赶快的离开这个该死的身躯。”像它这样的一个高贵的灵魂,这里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昔日的神灵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了这个地球人章渝的身上,因为只有这个人才能和他沟通。花猫多么希望伽罗能够成为亚述的君主,而不是现在这个小小的三王子。只要这个家伙当上了帝国的君主,就绝对就可以用最快的时间帮助自己找到智慧女神。

可是,为什么他表面上竟然是一个没有任何野心的人,不,不能这么说,他也有正常人的七情六欲,他也有自己的野心,可是他用他的理智将他的野心牢牢地控制住。

通过伦巴仔细的观察,它不得不承认,那个地球人章渝到现在将他的角色扮演非常好。在所有人的眼里,现在的伽罗就是一个没有野心,懒惰,有一点小聪明和好色的贵族。他的身份就是一个寄生虫,一个天生下来就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幸运儿。

心有不甘的花猫喵喵的叫着,但是那几个小侍女们却走上了想要捂着它的嘴巴,防止它惊醒了主人的睡眠。看着小侍女们轻盈的步伐,花猫决定还是先到厨房去逛逛吧。

肥花猫拖着它那肥得像圆球一样的身子,灵敏的穿行在花园里。前面就是厨房了,不知道那一条清蒸鱼的味道做得如何?就在花猫思考和沉迷在这个深奥的问题的时候,一只灵巧的小手一下子抓住了花猫颈部的厚皮,把它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花猫懒洋洋的躺在一张洁白的床上,任由一只美丽的小手轻轻的帮它梳理着身上的毛发。那条清蒸鱼已经进了伦巴的肚子,现在它只想睡觉。

“伦巴,乖伦巴,你说我漂亮不漂亮?”正在享受着服务的肥花猫轻轻的哼了一下,翻了一下身,露出白白的肚皮。

“真的是好舒服呀。”它用着它那黄色的眼球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孩,那个照顾了他几年,叫做莲柔的女孩。

金黄的秀发和海蓝色的眼睛,一张有一点孩子气的脸庞,在这秀美纯洁的外表下,紧身的侍女服把她美好的胴体线条显露无遗,充盈着活力和生气。

用着手指在伦巴的白白的肚皮上画着圆圈,莲柔把脸靠近了猫儿的头部:“你呀,越来越肥了。今天吃了什么东西?”

“废话,呜……”

“你的肚子好软呀……”

“又是废话,呜呜……”

“伦巴,你觉得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色鬼,呜呜呜……”

花猫哼哼唧唧地享受着莲柔的抚摸,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线。

“伦巴,有很多人说我们少爷是一个懒惰、好色、无能、懦弱的人,但是我知道他不是。当年我被少爷买下来以后,他一直待我很好,就像是一个父亲对待一个女儿一样,不,不对,他的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可是我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猫儿,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少爷。”

“那是因为这家伙是恋童癖,变态狂,呜呜呜呜呜!”

莲柔叙述着自己的心事,她的声音慢慢的低了下来:“可是,再过一年,少爷就应该和别人成婚了……”

“放心,你逃不出他的魔爪的。最多一年,呜呜呜呜呜……”

少女停下了手,透过窗子,落寞看着远处的花园。花园中,夏日的鲜花正在怒放。只有十六岁的她,本该是风和日丽的色彩,却有了自己的思量,自己的忧愁。

没有感受到对肚皮的抚摸,花猫很不满意的伸出了粉红色舌头舔了莲柔的脸一下。

猫儿的舌头让莲柔的心情好了起来,她咯咯的笑了起来。丝毫没有考虑到猫儿的心情,莲柔坐起了身子:“你看。”

慢慢的,莲柔的身子从床上浮了起来,空中的她的手一张,伦巴也飘了起来,投入了她的怀里。

“好玩不,伦巴?你知道吗,这些全是少爷教给我的,我看过别人的武学,也知道一个人如果要把功夫练到我这种情况要费多大的精力和时间,而我在少爷的指点下,已经有这么大的成就,伦巴,你还认为少爷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吗?”

莲柔的脸上充满了崇拜,而花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它浑身的毛倒竖了起来,它非常鄙视伽罗的无耻。那个地球来的白痴,他懂得什么东西?他知道的一切还不是由我这个伟大的神灵所教会的?虽然这个家伙苦练了它的武学和魔法,却从来不在别人的面前显露自己的本领。于是很少有人知道那个平庸的三皇子拥有一身傲人的本领。

教了伽罗还不够,可怜的自己,被这个白痴用一句“一个好汉三个帮”的理由来帮助伽罗训练了几个好手,比如这个莲柔。

因为莲柔照顾了自己几年,每天帮助它洗澡,按摩……所以它通过伽罗的嘴指导莲柔的时候特别的费了不少的心思。根据花猫所知,伽罗是目前唯一可以和它进行心灵沟通的人。为了保护这个人的安全,它才费尽心机的指点这个小女孩的武学和魔法,可是,这竟然成了那个白痴的功劳?不公平,真的不公平。

“而且,伦巴,少爷虽然有一点口花花的,但是他从来没有对我们这些姐妹们毛手毛脚过……”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发育成熟,他的心里早想了……呜呜呜呜呜……”

“少爷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

“喵呜……”欲望之神再也受不了小女孩的话语,三年来的失望、难受、忍气吞声如同潮水一样将它淹没。它的心情郁闷无比,扑到面前的一个枕头上。这就是那个地球白痴!他用力地举自己的抓子,准备来来一场破坏。

“不可以。”猫儿又被提起来:“乖伦巴,你又要搞破坏了,来,我给你洗澡。”

“喵呜……,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可以欺负我,我不要当猫,我要回到原来的情况……喵呜……”被提着毛绒绒的颈部的猫儿的叫声传遍了整个贝利维庄园。

这是大陆历七二三年,一个充满了祥和的年代。

作者感言

章渝

章渝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