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收藏后,可收藏每本书籍,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

第一章 南柯

夫人让我三更死 极品豆芽 3778 2024-02-12 18:41:01

当落日渐渐沉没,晚霞如同一片盛开的赤焰,将婚房窗外的树梢灼燃成了橘红的火炬。

李南柯悠然坐在背窗的老旧太师椅上,打量着床榻上的少女。

准确说,是被绑在床榻上的少女。

少女名叫林皎月,刚过碧玉年华,是林员外的掌上明珠。

作为东旗县有名的地主豪绅,林员外不仅有着让人眼热的万贯家财,更有着一个天仙似儿的二房姨太。

而这女儿便是他与二房姨太——昔日香花楼的头牌梅杏儿所生。

长相随了母亲,自然不差。

甚至比她娘亲更添几分艳色,那一双勾魂摄魄的媚眸只需抛上一眼,便教人心荡神飞。

李南柯刚来东旗县时便听过这少女的芳名。

今日一见,果然惊为天人。

于是,

便绑上了床。

“醒了么……”

幽静的婚房内,男人的声音显得略有些低沉。

望着昏暗阴影里带有森冷压迫感的男人,少女娇躯不住颤栗,绷大噙着泪花的动人杏眸,精致的小脸因恐惧而一片惨白。

可因为小嘴被红布塞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不明白自己醒来时为何会在这里?

更不晓得眼前这个男人是谁,又是如何把她给抓来的?

毕竟自那件事发生后,她便一直呆在家中未敢踏出院门半步,甚至父亲还花重金请来两位神拳门的修士护院。

“怕什么,我又不是什么好人。”

李南柯端起微凉的茶水,柔声安慰着受惊的少女。

身穿大红新郎服的他此时就像是一道被凝固在透窗霞光里的剪影,显得格外不真实。

“很抱歉用这种方式邀请你过来,哦对了,先自我介绍一下……”

男人抿了口茶水,认真道。“我叫燕双鹰。”

燕双鹰?

少女对这个名字自然是很陌生的,看到男人忽然起身朝她走来,芳心陡然一紧,吓得奋力挣扎起来。

可不知对方用了什么绳艺捆法,除了脑袋外,四肢连挪动都很困难。

这种奇怪绑法让她格外的羞耻。

“当然,你也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李南柯缓步走到床榻前,近距离凝视着惊慌恐惧的美丽少女,唇角笑容温和。

男人很俊朗。

至少在林皎月眼里,这是一个很帅很帅的美男子。

长身玉立,俊逸翩翩。

于烛光的映照下,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庞上仿佛隐约沐浴着一层朦胧的光润丝缕,透着神秘感。

少女心间,也不免漾起几丝涟漪。

可一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秀颊浮现起的一抹胭脂红晕立即被苍白驱离,柔柔的眼波里蒙起水雾,哀求看着对方。

她只希望这个相貌俊美的男人只是为了求财,而不是劫色。

可如果对方执意要劫色,那也只能认命了。

唯一让她有些许安慰的,便是劫色的匪人不是话本小说里描述的那种丑恶麻脸大汉。

至少在心理上,抗拒不会太大。

“如果我说……我是在救你,你信吗?”

李南柯一边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把精巧短火铳放在手旁的桌上。

火铳还残留着少许余温。

这把由神机阁制造的短火铳,经过寒焰铁水改造后具有极强的杀伤力。不仅可以连射三发弹药,同时又摒弃了常规的圆铅弹,改为附带有爆炸威力的尖锥铜弹。

救我?

少女一怔,眼神狐疑。

倘若是刚才,她是万不会相信的。可此刻看清对方那俊美的样貌,内心却有了一丝丝动摇。

毕竟,颜值即正义!

见男人坐在床边,少女娇躯陡然紧绷。

好在对方并没有过分的举动,林皎月才稍稍落下了心。但无意瞥见自己身上的红色嫁衣,又不禁猜想起是谁给她穿上的。

若是身边这个男人,那岂不是——

少女乳白的脸蛋逐渐染上绯红,心间惶恐与羞涩交织,眼眶里的泪不知不觉又溢了出来。

这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任谁看了都心疼。

“在入洞房之前,先谈谈正事吧。”

李南柯幽声开口。“四天前,也就是八月初四,你和天宝阁万老板的女儿万莹莹,以及文秀才的妹妹文瑾儿去离尘寺上香祈愿。你们三人一向感情很好,算是闺蜜……呃,也就是好姐妹。

那日离开寺庙后,你们三姐妹又跑去翠红山游玩。可很不幸的是,你们不巧遇到了一只魔物。这只魔物在半个月前就在云城出现过,一直未被夜巡司抓到过……”

听男人忽然提起这件事,林皎月一脸愕茫。

旋即,那此生绝不愿记起的回忆如密集的万千马蜂,蛰向了她的心底,面色再次变的惨白。

李南柯继续说道:“生性凶残的魔物欲侵害你们,当时深山偏远,并无其他人可以相救。你们三人惊慌逃跑,过程中文瑾儿不慎被抓住,当场死亡。

而你和万莹莹,在极度恐惧下盲目逃到了一处绝壁悬崖。面对追来的魔物,你二人逼无退路,只得跳下悬崖。

你运气不错,坠落时被一截树枝挂住,只是摔伤了腿。

但万莹莹没那么好运,虽然也活了下来,但脊椎断裂严重,只能瘫躺床上……一直昏迷未醒。”

少女的纤薄身躯颤抖的愈发厉害,秀拳紧紧攥住,指甲深陷于掌肉。

一颗颗滚热的泪珠儿滴落在床单上。

泪眼里既有对魔物的恐惧憎恨,也好似有对姐妹的愧疚。

如果当时在寺院祈愿结束后,她能坚持不同意去翠红山游玩,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噩梦事件。

“我有一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

李南柯忽然俯下身子,脸颊几乎与对方的侧脸贴在一起,浑厚磁性的嗓音轻振着少女微带透明的薄薄耳廓。“昨日晚上,万莹莹死了,被魔物给杀死了。”

林皎月顿然瞪大了眼睛,愣愣望着男人。

看起来,她完全被这个消息给震惊到了,以至于李南柯将塞在她口中的红布取下,都未曾有所反应。

“很遗憾让你听到这个消息。”

李南柯叹了口气。“根据以往发生过的案件来看,你们很可能是被那魔物给缠上了。下一个,它要找的猎物或许就是你。”

“我!?”

少女身形巨震,脑袋嗡嗡作响。

男人的话无疑将她拽进一团无边无际的黑暗,被无边的恐惧和冰冷包裹。

她痛恨恐惧魔物,愧疚姐妹。

可她更怕死。

李南柯轻抚着被改造过的火铳,淡淡道:“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出所料,今晚那魔物便会来找你。你能不能活到明日,就看我能否成功击退那只魔物了。”

男人的陈述配合他的颜值,很有说服力。

可少女不明白的是,既然你是来救我的,为何要把我绑在这种鬼地方?

还给我穿上嫁衣?

似乎是看出了林皎月的疑惑,李南柯笑道:“自古以来英雄救美,可不是那般容易的,尤其对付的是魔物。我若没能救下你,今晚咱两便做个亡魂鸳鸯。我若拼死救下你,以身相许也是应该的,对吧。”

“你……你霸道!”

林皎月双颊“唰”地涨红,羞恼交迸之余一颗心儿噗噗乱跳。

哪有这样救人的,强行索拿报酬。

可一想到若真的有凶残魔物前来索命,这个看着身形不算魁梧的神秘男人能抵挡得住吗?

“既然不能以身相许,那我能得什么好处?”李南柯摇着头。“钱,我暂时不感兴趣。权,你们林家也给不了。所以除了你林大美人外,还能有什么值得我拼上性命?”

面对男人的‘露骨表白’,林皎月一对妩媚杏眸低垂下去,浓翘的乌黑弯睫犹如排扇簌簌轻颤。

追她的青年才俊多了去,可没一个像眼前男人这般霸道。

这反而给了她一些新鲜感。

若对方真愿意拼上性命救她,倒也不是不能……

呸呸!瞎想什么呢!

少女为自己‘不知廉耻’的想法而感到羞愧,毕竟对方说的是真是假还无法判定,说不准是为博她好感编的谎话呢?

心思乱麻之时,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凄厉尖啸!

突兀响起的声音犹如厉鬼叫吼,刹那扯碎了寂静的氛围,窗外被晚霞染熏的天空也刹那黯淡几分。

少女僵紧了玲珑娇躯,小脸煞白,下意识看向李南柯。

魔物真的来了?

与少女的惶恐不同,李南柯却好似没听到外面的鬼凄声,依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甚至还阖上双眸。

凄叫之声漫进门牖,渗入骨髓,让林皎月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砰!

屋门被重重撞开,震裂了贴在上面的‘囍’字。

少女惊恐望去,只见门口立着一道黑影,浑身被黑雾缭绕,散发着阵阵阴冷诡秘的森森鬼气。

虽然看不真切,但林皎月能感知到对方那双冰冷的眸子正贪婪打量着她,就好似在打量着一只被逼入困境的猎物,下一刻对方便会扑上来将她撕成碎肉,疯狂嚼咬。

黑影发出残忍的笑,笑声极其尖锐磨耳。

“魔……魔物……”

林皎月娇躯簌簌发抖,看向男人求助,心跳如擂鼓鸣钟。

李南柯虽然睁开了眼睛,但也只是皱眉看着癫笑的魔物,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神情无一丝惊惶失措。

下一秒,黑影倏地扑向了床榻上被绑着的少女。

林皎月吓得尖叫起来。

黑影还未逼近,那浓重带有腐臭的黑雾便沾染到了少女的身上。

一瞬间林皎月感觉自己的魂魄直接被一股无形力量给掐住,强烈的恶心晕眩直冲胸臆,竟有些恶心想吐。

反倒坐在床边的李南柯,却依旧淡然看着这一幕。

似乎在努力辨认黑雾下的真面目。

更奇怪的是,那黑影好似也没注意到他的存在,凶残血红的眼里只有柔弱无助的林皎月。

直到少女生命真正受到威胁时,李南柯终于动了。

他拿起桌上的火铳。

刻着花纹的铳柄被精制蜂蜡擦拭的极为细腻明亮,晕熏在红烛残光下,如被沾抹上了鲜血。

“喂,敢不敢赌一赌?”

李南柯将火铳枪口对准了魔物,嘴角一抹弯弧配合俊武的脸颊格外迷人。“赌我的枪里……有没有子弹?”

男人话音落下,魔物仿佛这才感应到屋内还有其他人。

魔物愤怒嘶吼一声,下意识转过身扑向李南柯,衰腐难闻的死尸气息宛若毒蛇缠了过去。

砰!

炙白的焰光冲出枪口,转瞬消逝。

伴随着刺耳的嘶声惨叫,黑雾中爆开一片沸滚的血色赤红,如酒酾空。紧接着,令人作呕的腐尸气息随之淡去。

空气安静下来。

刚刚凶残万分的魔物,已没了身形。

唯有一颗拇指大小的白色珠子落在了李南柯手里,被他收起。

听到屋内久久没了动静,早已吓得闭目的林皎月这才鼓起勇气缓缓抬开眼皮。

发现黑影魔物已不见踪影,不禁惊愕万分。

什么情况?

魔物呢?

“好了,魔物已经被我除了,接下来就该进入付费环节了。”李南柯轻吐了浊气,去解少女身上的绳子。

“诶?魔物已经被你杀死了?”

林皎月绷圆了水灵媚眸。

李南柯挑眉:“怎么?莫非你希望看到我被魔物给杀死?”

“不,不……我的意思是……怎么可能。”

少女脑瓜子还是懵的,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眼前这男人竟如此厉害,眨眼之际便把那么恐怖的魔物给解决了。

莫非,这男人是夜巡司的除魔师?

“这身嫁衣很适合你,就是色调稍偏暗了一些。”

将绳子去除,李南柯拿出手帕很温柔的拭去少女刚才因为恐惧而残留的泪痕,笑着说道。“若有机会,我会给你重新定做一件,至少不能委屈了这张漂亮脸蛋。”

看着靠她很近的男人,林皎月回过神,慌忙起身后退,秀颊发烧。

“你……你该不会真的想……”

少女双臂抱住了自己纤弱身子,惴惴不安。

“你要反悔?”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可从来没答应过你!”

解脱了束缚的林皎月似乎也释放了几分底气,咬着唇倔强的瞪着面前男人。

关乎到女儿家的清白,怎可如此随意。

即便对方救了她。

少女含嗔薄怒的可爱表情让李南柯忍不住笑了起来,摆手道:“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都已经成亲了,自然不会在外拈花惹草,否则我夫人会杀了我。”

“你已经成亲啦?”

男人的话让林皎月怔在原地,旋又低垂粉颈,隐有些莫名的失落。

原来他是有妻室之人……

“哦对了,送你一朵花,就当是我们初次相逢又道别的礼物吧。”男人手间凭空生出一朵玫红色的花,递到少女面前。

花香沁人,澄艳的花瓣纹理细致,如覆着一层晶莹光芒,美轮美奂。

“好漂亮!这是什么花?”

少女美目惊喜,小心捧在手里,精致美丽的脸蛋与诡魅的花两相辉映。

李南柯举起火铳,微微一笑:“脑袋开花。”

砰!

扳机扣下,殷红血色从少女眉心炸开。

……

作者感言

极品豆芽

极品豆芽

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

目录
目录
设置
阅读设置
弹幕
弹幕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反馈
反馈
指南